高分日本愛情片,戳破「痛苦」親密關係本質:你愛他,他卻只愛自己

佩珊 2021/06/12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讓我陪你一起滋養自己、療愈自己、悅納自己,沉澱靈魂的香氣。

我是小編佩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餘生,請過最好的人生,做最棒的自己!

拯救伴侶不是你的義務

除非,他自己想改變

今天,小編想跟大家聊聊 「自戀型伴侶」。

好的伴侶,是能滋養你的。

就像《請回答1988》中的阿澤。

而糟糕的伴侶,只會消耗你。

在一段關係中,當你發覺自己狀態越來越差,那你可能遇到了自戀型伴侶。

跟自戀型伴侶相處,到底有多糟糕?

日本電影《劇場》的女主角沙希,就遇到了這樣一個人。

沙希是一名大學生,她漂亮陽光,笑起來眼裡有光,走在大街上經常被人搭訕。

然後,她遇到了永田。

一個落魄的編劇,夢想成為劇作家,但現實很殘酷,他作品很多但都不出彩,所在的劇團瀕臨倒閉,一直鬱鬱不得志。

偶遇後,倆人糊裡糊塗談起了戀愛。

後來,永田經濟拮据,搬去跟沙希住在一起。

可他從不付房租,不承擔任何生活開支。

沙希為了開銷,白天上課,晚上打工。

而他,天天在家睡覺打遊戲。

兩人在一起的7年裡,沙希不被允許看別人的舞臺劇,不被允許去迪士尼。

因為永田覺得,她看別人的東西,是對自己的侮辱。

沙希不能碰傷永田一點點的自尊,即使是開玩笑說:「媽媽寄來的東西,不希望被不認識的人分走一半」。

永田就大發雷霆。

沙希只能不停解釋、道歉。

這樣對沙希,永田是根本不愛沙希嗎?

不是,相反,他非常愛:

他會戴上拙劣的面具扮醜,只為逗沙希開心;

他會在沙希生日時給她驚喜;

男同學送沙希摩托車,他會非常吃醋;

沙希被欺負,他會氣憤地為沙希討公道。

分手後,他寫了一個自己與沙希的劇本,一遍遍在劇裡向沙希道歉。

他知道自己對沙希不好,卻控制不住自己。

因為沙希越美好,永田越覺得自己不堪,越無法面對。

兩人剛在一起時,他寫了一部戲,讓沙希當女主。

那場戲意外爆火。

沙希也很高興,因為她來東京,就是因為自己的演員夢。

可火了之後,永田卻不讓她繼續演出了。

他沒辦法面對一個「好」的沙希。

只有在沙希「不好」時,他才能表現自己身上暖的一面,做一個正常的男友。

所以,他一直消耗「好」的沙希,試圖把沙希變成「不好的」。

影片後半段,沙希已經是一個整日酗*,沉默,愛哭、整夜失眠的人了。

她喪失了活力,眼裡的光芒、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了。

最終,她放棄夢想,從東京逃回了老家。

自戀型伴侶,其實很脆弱

看電影的人,都會給永田貼一個「z男」的標籤。

貼標籤永遠是容易的,卻會讓我們無法看清標籤背後的那個人。

事實上,永田只是一個「自戀型伴侶」。

自戀,源自一個希臘神話。

納西索斯是希臘神話中最俊美的男子,無數少女對他一見傾心,可他覺得沒人能配得上自己。

後來,他路過一個池塘,愛上了自己的影子。

某天,為了追水中的倒影,他溺水離開,化為水仙花。

這個神話體現了 自戀的內核:缺乏同理心,過於自我為中心。

加州伯克利大學的Paul Wink提出,自戀者有兩種類型:

自大暴露狂 脆弱敏感型。

這兩種人有共同的特點: 自負、傲慢,只考慮自己的需求,從來不考慮別人。

自大暴露狂很容易識別。

他們自信爆棚,不管外界有什麼聲音,總是第一時間忽視,或者否認。

但脆弱敏感型自戀者,卻隱蔽很多。

這種人,往往更脆弱。

《山月記》中曾有一段描述:

「因為害怕自己並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為有幾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與瓦礫為伍,遂逐漸遠離世間,疏避人群,結果在內心不斷地用憤懣和羞怒飼育著自己懦弱的自尊心。」

他們一會兒自命不凡,一會兒又自卑到了極點。

這樣的人,眼裡只有自己,沒有別人,更沒有關係。

身邊的人對他們來說,都是來滿足他們的。

他們對伴侶的需求就是不斷從他們那裡得到肯定,保持自我良好的感覺,填補他們內在的空虛感,維持他們脆弱的自尊心。

就像永田和沙希的關係,都是永田在主導,而且充滿了利用和剝削。

沙希像一個媽媽一樣,無休止地滿足、包容永田。

可沙希自己的需求,她的渴望,從來沒得到滿足過。

如何判斷另一半是不是自戀型伴侶?

那怎麼判斷另一半是不是自戀型伴侶?

a. 看他是否懂得感恩

不管你為他做了什麼,做了多少,他都不會感激你。

你為他考慮,為他付出,他都覺得,這是你應該做的。

不是他看不到,而是他不願意承認:他是需要被照顧的。

一名女朋友吐槽老公:不管自己怎麼照顧老公,他都說,你作為老婆,難道不該做這些,還要我給你發個錦旗嗎?

b. 對犯錯非常敏感

跟他在一起,你不能「犯錯」。

做了100件好事,只要第101件不符合他的期待,那你就是個糟糕的人。

c. 你是不是要經常妥協,逐漸失去自我

當你做決定時,會自動考慮他怎麼說?

他們的批判在你腦中揮之不去。

這時,你已經開始失去自我了。

電影中,沙希和永田第一次約會時,永田毫不猶豫點了兩杯一樣的飲料。

沙希敏銳地說:「你怎麼直接替我做決定了?然後要了一杯自己愛喝的冰紅茶。」

永田問她「你是不是個傻子」,沙希說:「我很聰明的。」

可是在一起久了,沙希會說:「我有時候也沒那麼聰明。」

後來,沙希說的是:「我好笨。」

d. 他是不是容易莫名其妙暴怒?

近些年,自體心理學開始為「自戀」正名,認為每個人或多或少都需要自戀的感覺。

只是自戀型伴侶,他們的自戀更為脆弱,像一個易碎的花瓶,他們需要很努力才能維持良好的感覺。

一旦受到威脅,他們很容易出現自戀性暴怒。

就像永田,男同學送了沙希一輛舊摩托車,他就氣得把車砸爛了。

需要注意的是,每個人都有自戀被滿足的需求。

關係裡,滿足對方的自戀是不可避免的,同時,自己的自戀也需要對方來滿足。

好的親密關係,雙方都必然有一些妥協和付出。

只要兩個人彼此都感受到被滋養,那就是好的關係。

如果只是一方,一直在苦苦維繫關係,過得很辛苦,那就要考慮自己是不是被剝削了。

遇到隱秘自戀的伴侶,怎麼辦?

影片最後,永田把自己和沙希的故事寫成了劇本。

在結尾,不斷跟「沙希」表白,承諾,並道歉,他一遍又一遍地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台下的沙希淚流滿面,只是,她再也沒有力氣回到這段關係中了。

永田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可惜太晚了。

如果,沙希能再多堅持一點點,也許就能看到永田的改變,兩個人也許會有不一樣的結局。

可是,一段關係的維繫,從來都不該以一個人單方面的犧牲為代價。

那麼現實生活中,遇到自戀型伴侶,該怎麼辦呢?

如果你已經被傷得體無完膚了,建議你儘快劃清界限,先保護好自己。

千萬不要說,感覺他好可憐,我不管他他怎麼辦啊?

拯救對方從來都不是伴侶的義務,也不是可以強求之事,除非對方自己想改變,並允許伴侶來幫助自己。

如果,你還是想療愈這段關係,那麼以下是 給你的建議:

a. 保持清醒

在他抬高或貶低你時,提醒自己客觀看待。

讓自己保持清醒,可以幫助你面對他引發的自我懷疑。

b. 接納他「犯錯」

多誇誇他,主動發現他的優點,他做得好的地方,結合實際,真誠讚美。

c. 如果他需要你的建議,溫柔一些

儘量不要批評,因為他們太容易感覺到受挫了。

d. 勇敢表達你的需要

當自戀者感覺到自己被需要,也會幫助他們增強自戀的感覺。

e. 提醒自己,對方很多時候情緒爆發不是因為你

只是因為他感受到自尊心受損。

f. 如果真的傷害對方了,真誠道歉

用行為告訴他,後悔、道歉、依賴並不代表自己有缺陷,給他一個內心強大的榜樣。

很多自戀型伴侶也是有反思能力的,他們會學習到,不執著完美也是可以的。

最最重要的是,讓自己自信起來,自戀者會更喜歡你。

先好好愛自己吧,王爾德不是說過嗎?

愛自己,是一生浪漫的開始。

讓自己狀態好起來,才能更好地幫助你的親密關係。

世界和我愛著你

- The End -

好看的皮囊千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歡迎關注@我是太陽會發光 ,願與你分享有意思、有意義的生活,與你一起獨立和改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