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最大的愚蠢,就是低估人性的「惡」

叔本華說:每個人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憎恨、憤怒、嫉妒、惡意,這些東西平時淤積于胸中,就像是儲存在毒蛇牙泡裡的毒液,只要時機一到,就會噴發而出。

可見善良並非一成不變,人性是復雜的,天使抑或魔鬼,也許只需要一秒鐘,就能迅速轉化。

就如同《海邊的房間》這本書中的老中醫養父、中年獨居女人、各懷鬼胎的小情侶等等。

他們有的沉迷在情欲和哀傷之中,將內心的自私和邪惡徹底暴露,也有的經歷了生活的冷漠,陷入無法自救的孤獨失意。

在這部短篇小說集中,作者黃麗群講述了十二個令人倒吸一口涼氣的故事,塑造了眾多令人意外又在情理之中的結局。

下面,小編將和大家一起走進這本書,在一個又一個故事中,觸摸平凡市井裡的人心與天機,感受生命的困頓和孤獨。

佔有欲,催生人性的惡

網上有人說:佔有欲是最可怕的潘朵拉魔盒,一旦打開,會無法收勢,得不到,就會想毀掉。

這正如第一個故事中的阿叔。

阿叔是她的繼父,媽媽很早就離開了家,她是阿叔養大的,阿叔是一個遠近聞名的中醫,精通人體脈絡和穴位,很多人都慕名來看病。

後來她認識了男友E,大學畢業後,E拿到了去美國深造的通知書,想帶她一起去,但阿叔不同意。

在一個安靜的晚上,阿叔緩緩走進房間,把一根又一根細針紮進她的身體,從此,她成了一個只能坐在輪椅上的啞巴。

阿叔幫她回復E所有的書信電話,有時還會殘忍地將這些想念和牽掛讀給她聽,她只能默默地流淚,而身體早已被這些細針控制,成為一個廢人。

此生,再也無人能將她從阿叔身邊帶走。

強烈的控制欲催生出邪惡,毀滅了一個女孩即將開始的幸福人生。

無獨有偶,今年6月,山東泰安也發生了一起因「愛而不得」導致的慘案。

被殺害的女孩名叫崢崢,自打進公司開始,男同事劉某就頻頻向她示愛,崢崢多次明確拒絕無效後,劉某竟然持刀將崢崢從單位宿舍帶走並強行拘留。

此事發生後,在公安機關的調解下,劉某曾寫下保證書,承諾今後不再打擾崢崢。

但兩個月後,就在崢崢剛回公司上班時,劉某就當著兩個同事的面將崢崢砍殺致死。

披著愛的謊言,強行佔有,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未能得償所願,就演變成扭曲偏執的惡。

佔有欲強的人大多偏激霸道,喜歡主宰一切,愛而不得,便決心毀滅。

遇到佔有欲強的男人,一定要有所警惕,如果對方一直無法改變執念,請不要為了所謂的愛,丟失自己的原則和底線,而要以最安全的方式,果斷離開。

嫉妒,使人迷失自我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弱點,但當你過于在意時,就難以容忍他人在這方面的優越,總會不自覺地自卑或是嫉妒。

書中就講了這麼一個在嫉妒中迷失自我的故事。

女孩的父親是保安,終日站在飯店前拉開門,小時候她什麼都不懂,生活得無憂無慮,直到18歲那年。

初入大學的她,和室友一起去買東西,她買了即溶咖啡,買一贈一的蘇打餅乾,還有正在促銷的紅葡萄,而室友的籃子裡裝的是加州大綠葡萄、有機豆漿、法國進口梅子奶油酥。

落差感肆意湧來,她心中很不是滋味,偷偷在Facebook上註冊了假賬號,造謠室友開學晚來了兩周是去墮胎了,還一個一個傳給了同班同學。

物質上的匱乏帶來了強烈自卑,她開始用各種方式來保護這可憐而又驕傲的自尊心。

實習時,上司跟其他新人有說有笑,但對她總是冷冷淡淡的,為了博得女上司的關注,她竟然撒謊說自己沒有子宮,成功獲得女上司的同情。

有些可笑,又覺得很是可悲,嫉妒的枝蔓漸漸延伸,在暗自與人較勁的路上,她迷失了自我。

曾看過這樣一個小故事:某天,天使來到一對老夫婦家中,她告訴老夫婦,上帝決定滿足你們三個願望,但與此同時,你們的鄰居也會得到雙倍的賜福。

第一次,老夫婦許願想要很多現成稻穀,第二天早上,門口果然積了小山似的稻穀,可鄰居家門口卻有這樣兩垛,老夫婦也就不那麼開心了。

接著,多年無子的他們許願想要一個孩子,當孩子出生的那天,鄰居家竟然生了一對雙胞胎,老夫婦瞬間失落。

第三次天使到來時,老先生憤怒地說:我要求上帝砍掉我的一個手臂,我要讓隔壁那個得意的傢夥雙手盡失,一輩子不能做事!

這一次,未能如願。

小天使淚流滿面地說:愚蠢的人啊!你何必要傷害自己,又毀了別人呢!

因為嫉妒,所以理智全無。

嫉妒他人無疑是自尋煩惱,你以為這把刀是插在了別人身上,實際上,你是親手把它插進了自己心中。

人非聖賢,有光彩也必有黯淡,學會用寬容善意的眼光看待這一切,別讓嫉妒吞噬了人心。

被忽略的孩子,很難自我認可

如玉以前是練舉重的,身材粗短,看起來十分強壯,中學時所有學科的教師都看不起她,只有舉重隊教練對她讚不絕口。

但那卻是「功能式」的誇獎:可造之材,跟鋼筋水泥蓋的一樣,地震都震不垮!

青春期的如玉當然也想要高挑的身材、漂亮的面龐,但是她沒有。

她有的,是母親無盡的指責。

畢業那年,她抱著幾面小賽事裡的小獎牌茫然著,家裡人希望她去父親朋友的公司上班,母親訕訕說道:就去吧,不去你想幹嘛?你還能幹嘛?

努力了十年,她終于買了一套小房子,正要想要搬出去,母親又說道:還是她聰明,像我們這樣傻傻結婚,養兒育女就是笨。

如玉渴望愛,但她從未被愛過,終日面對的,只是他人不懷好意調侃和母親的譏諷。

她游離于人群之外,活得很孤單,甚至恍惚間,會覺得自己也許不值得被愛。

沒有鼓勵,沒有誇獎,被忽略的孩子,無法接納自己,更不知道如何處理內心的傷痛。

在《十三邀》這檔節目中,演員郝蕾講述了自己與父親的故事。

郝蕾的父親是一名軍人,對女兒一直是高標準、嚴要求,給予眾多期望,但幾乎沒有表揚過她,一直是打擊式教育。

失婚後的郝蕾,心情低落,渴望父親能給她一個愛的擁抱,父親卻斷然拒絕,還大吼道:擁抱有什麼用!

郝蕾當場淚如雨下,父親再一次將弱小無助的她擋在了門外。

她在節目中說道:我跟人是有種間離感的,但同時我又特別渴望得到一個認可。

渴望愛,又害怕愛,童年的缺失是最可怕的,在父母的忽略下長大的孩子,哪怕再優秀,內心依舊有著無法填滿的黑洞。

往事既已成定局,能改變的,就只有自己,過往不咎,試著與那些難過的回憶握手言和,滿懷期待地去擁抱未來的日子吧!

愛,能拯救一切不幸

妻子總愛出去吃飯,而且每次去的餐廳都不一樣,點一大桌子菜,吃不完就打包回家。

可下一頓還是出去吃,那些剩菜剩飯全都腐爛在冰箱裡,發出惡臭。

丈夫不能叫停,也不願叫停,他知道,妻子是在為大兒子考察婚宴餐廳。

其實,大兒子早已離世,是自盡走的。

巨大的打擊使得妻子精神恍惚,她日日奔波于各類餐廳,想要尋得一個好去處,老大結婚時,能體體面面地請親戚朋友們吃飯。

丈夫就這麼一天天地陪著,也曾想過勸阻,可總有些不忍心。

直到二兒子回家發現了這一切,他也沒有揭穿媽媽的傷痛,只是想盡辦法哄媽媽去看醫生,陪著媽媽做心理疏導。

梵古說:愛之花開放的地方,生命便能欣欣向榮。

老大的離世將這個中年女人推入深淵,但幸好,丈夫和老二一直陪在身旁,一點點溫暖這顆支離破碎的心。

有些傷痛已定格在生命中,無法抹去,但愛和陪伴能給人巨大的勇氣,去迎接新生活。

在電影《弱點》中,邁克爾原本是一個無家可歸的流浪兒,陶西太太初次幫助他時,邁克爾些閃躲、有些害怕。

糟糕的成長環境使他習慣于封閉內心,以此來保護自己,所以他為人木訥、不善表達。

但陶西太太和家人們的愛改變了這一切。

他們收養了邁克爾,陶西太太帶邁克爾買新衣服、為他騰出一間自己的臥室,丈夫肖恩把他當親兒子對待。

兩個孩子,一個幫邁克爾補習功課,另一個常常和邁克爾嬉戲打鬧。

在他們鼓勵和幫助下,邁克爾漸漸融入了家庭生活,還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成為一名出色的橄欖球運動員。

沈從文說:生命是太薄脆的一種東西,並不比一株花更經得起年月風雨,人與人之間,有一種湊巧的藤葛。

大概這藤葛就是相互扶持,相互取暖吧,我們無法阻止不幸的到來,但可以努力縮小它帶來的傷害。

如果這世上有救命稻草,那一定是愛,它能化解所有的苦難,打開封閉的內心,讓人重新找尋生活的意義。

作者在序言中寫道:故事一向是自己的主人,各個住在自己的屋子,我不過被賦予鑰匙保管,加上一點帶人進去隨意參觀的自由。

但人間悲歡、溫熱冷豔,盡在其中。

無常往往最平常,故事中的復雜人性讓人捉摸不透,甚至有些厭倦,但也總有那麼一些光亮,會在某個瞬間使人感到慰藉。

生活也是如此,有險惡、有困頓、有傷痛、亦有溫暖,願我們看盡世間百態,仍懷揣著希望努力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