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故事】跟金錢戰鬥:一個美國窮人變得富有之後的財富認知《我們需要談談:關於財富的回憶錄》

佩珊 2021/05/26 檢舉 我要評論

明天的路更辉煌,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人、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1991年,詹尼佛·瑞瑟 25歲,她應聘到微軟工作,起薪26000美元,比她做廣告業務的時候多了6500美元。

她對這個極大提升收入的機會充滿感激,甚至是興奮,以至於剛剛加入微軟,她的上級給她講解企業政策的時候,幾乎什麼也沒聽進去。

當時的微軟已經實行了股票期權激勵,但對詹尼佛·瑞瑟來說這是一個謎。

即使在微軟內部,股票期權就像紙上的一堆數字,很虛幻,跟日常生活全無關係。

從詹尼佛·瑞瑟到微軟上班開始,她就注意到微軟的股票一直在穩步上升,她對自己擁有的期權價值感到難以置信,如果股票一直上升的話,她意識到自己在三年內可以賺到超過30萬美元。

而她後來的丈夫,大衛,也在微軟,他的期權價值有200萬美元。

但是六年後,大衛離開了微軟,加入了一個小型創業公司,這家公司就是後來的亞馬遜,他在那裡賺到了更多的錢。

幾乎就是35歲之前,詹尼佛·瑞瑟和丈夫就賺到了數千萬美元的財富。但這讓他們對錢感到迷茫。

於是,他們開始與錢鬥爭

在詹尼佛·瑞瑟還是孩子的時候,就對錢有了深刻認知。

當時,她的父親做保險代理工作,而母親是一個圖書管理員。

詹尼佛·瑞瑟小的時候,雖然家庭提供的物質條件不是太好,但也不缺什麼。

但他的父母,仍然會影響她用錢的觀點—— 每一分錢都要用在恰當的地方,不能亂花錢——然後,這種理念成了這個家庭的一種傳統。

詹尼佛·瑞瑟記得父親在一團煙霧中支付帳單的情形,因為家裡沒有很多錢,但花錢的地方很多,她父親由此總是覺得錢不夠用,就時刻對她灌輸節約的必要。

小時候的詹尼佛·瑞瑟,看到媽媽用一個茶包反復的泡水,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會開車,因為汽油很貴,而她自己也被父母要求,離開房間的時候要關燈,如果冷的時候就要多穿衣服。那個時候的她,有一種感覺:

好人是節儉的,壞人才奢侈。

這種意識根植在她的腦海裡,所以她從來不亂花錢,她認為,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女兒,省錢給了她一種價值感,值得父母對她的愛

到了後來,當詹尼佛·瑞瑟意識到她和丈夫擁有了難以置信的財富時,她花了好幾年才消化掉這種感覺。

但她童年的習慣和信仰對她一直影響深遠。

有一次,她丈夫提議去三藩市度週末,她覺得可能去不了。

他們當時住在西雅圖,從西雅圖到三藩市的機票超過200美元,對於只過兩個晚上的計畫來說,詹尼佛·瑞瑟覺得太貴了。

但詹尼佛·瑞瑟不想讓丈夫失望,於是她給幾乎每個航空公司打電話諮詢打折的情況,後來她買了飛奧克蘭的機票,便宜50美元,對此,詹尼佛·瑞瑟覺得物有所值,十分滿足。

詹尼佛·瑞瑟的丈夫很理解她,這是詹尼佛·瑞瑟覺得很重要的地方。

那時候,詹尼佛·瑞瑟有幾十萬美元,而丈夫有更多,他們可以很容易買得起去任何地方的飛機票,她也不必為了省下50美元而擔心丈夫異樣的看待她。事實上,詹尼佛·瑞瑟是多慮了。

隨著成長,詹尼佛·瑞瑟意識到自己並不孤單,她將自己在童年時期學到的東西,與不斷增長的財富相融合,她很欣慰:

十個有錢人中間,就有八個是中產階級或者窮人。

在後來的生活上,詹尼佛·瑞瑟的節儉精神讓她受益匪淺,最大的幫助是讓她保持腳踏實地的生活理念。

不過,保持節儉的生活方式也會帶來困境。

比如停車,她可以隨便停在任何收費停車場,但她更傾向於開車到處尋找免費的車位,她只是覺得,沒必要花的錢,就不應該花;再比如取錢,當她遇到不收費的自動取款機時,她覺得這簡直不是幸運,而是成就感滿滿。

事實上,詹尼佛·瑞瑟還是覺得生活很矛盾,她試圖讓自己成為一個慷慨的人,一個可以儘量多花錢的人,然而,當她破費一次之後,她又感到後悔,感到內疚,她意識到, 如果金錢並沒有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加輕鬆,就太可笑了

觀念總是會慢慢改變,詹尼佛·瑞瑟從先前的幾乎一毛不拔,變得能多花幾美元,且不會影響自己的責任與善良的時候,她覺得輕鬆了一些。

但是,即使是到了現在,她的大腦也沒有停止過與金錢的鬥爭,她的腦子一直在提醒她, 花錢並不能證明自己不負責任,或者很很壞

詹尼佛·瑞瑟在他們的財富日益增長的時候,她總是想起小時候,媽媽帶她去捐贈的日子,或者是衣服,或者是罐頭,通過慈善機構捐給有需要的人。

不過,詹尼佛·瑞瑟覺得捐贈並不是童年的生活部分,她加入微軟之後,目睹了其他員工的捐贈行為,才受到啟發,才簽約將自己薪水的一小部分捐給聯合慈善基金總會。

再後來,詹尼佛·瑞瑟又同丈夫一起,將錢捐給國家公共廣播電臺和非營利組織PEPS。

定義捐贈

詹尼佛·瑞瑟的女兒讀書的時候,學校希望他們能捐贈10萬美元,這讓詹尼佛·瑞瑟很吃驚,她發現, 當自己有錢之後,其他人正在用她自己都不清楚的定義方式來定義自己,換句話說,在別人眼裡,詹尼佛·瑞瑟捐贈10萬美元完全是應該的,沒有壓力的,但詹尼佛·瑞瑟還從未捐贈過這麼一筆鉅款。

學校的要求提高了詹尼佛·瑞瑟對慈善事業的看法,她意識到自己擁有的,遠遠超過了需要捐贈的,她有能力變得更慷慨。

但詹尼佛·瑞瑟不想沒有意義的去慷慨,如果需要她大量捐贈,就需要研究和計畫,把慈善事業做好。

當時,詹尼佛·瑞瑟的願望是幫助婦女和兒童,而她丈夫的興趣是教育。

詹尼佛·瑞瑟覺得, 找到金錢能產生影響的地方,並明白的使用它,是慈善行為中至關重要的

但是,把大筆資金投入到慈善,或者不明白的地方是個挑戰,詹尼佛·瑞瑟自己都很擔心自己做錯了。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經驗的積累,詹尼佛·瑞瑟停止了過度思考和追求完美的目標,並做了一個有意識的決定。

她決定去幫助社區中的公立學校,這樣就可以幫到更多的人,慈善的行為也更加的有意義。詹尼佛·瑞瑟的丈夫非常支持她,2010年,詹尼佛·瑞瑟的丈夫與夥伴共同創立了一家名為Worldreader的非營利性組織,他們向沒有良好服務的社區提供數百萬的物資,還有數位圖書。

詹尼佛·瑞瑟花了很長時間來接受自己擁有巨額財富的事實,她認真審視自己的價值觀,對談論金錢也更為開放,她覺得審視金錢,擁抱富裕,需要一種對金錢的坦誠,而且不能缺少對生活的感激,只有感激感恩的心態存在,人才會對社會更為慷慨,這種慷慨也促進了自己與家人,與朋友之間的深刻聯繫,儘管這種聯繫並不完美。

詹尼佛·瑞瑟是《我們需要談談:關於財富的回憶錄》的作者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更多深度好文請關注我的粉專,點擊藍色字體即可關注→明天的路更辉煌,下期分享我們不見不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