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等到七十才頓悟,陪你走到「人生終點」的,只有4類人

禾熙 2021/11/02 檢舉 我要評論

01

人生只有這麼一個結果,那就是從娘胎中來,到墳墓中去。

出生和離開,我們只經歷中間這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你將碰到不同的事兒,遇到不同的人,享受到不同的人生。

有詩雲:「經歷百轉千回,終悟大道人生。」

經歷中間這個過程,你會感受到人情的冷暖,你會明白人心的險惡,你會知道誰是你的好朋友,誰是匆匆而來,匆匆而去的過客。

在這個世上,過客太多了,摯友和親人太少了。有些時候,就連親人都會離我們而去,又何況是那些毫無感情的陌生人呢?

一般來說,年輕的時候我們都喜歡廣交朋友,認為這些人會陪伴我們走下去。殊不知,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他們都消失在了時光當中。

唯有那百分之一的人,留在了我們的身邊。

當人活到了一定的年紀,才會徹底明白,只有微乎其微的一小部分人,才會陪伴我們到老。

02

一位70歲老人的感慨,只有這些人,能陪伴自己走向人生的終點。

楊大伯退休已經有十年的時間了。在這十年的經歷當中,他見識過人情的冷暖,也明白何為人生的卑微,知曉啥是晚年生活的不易。

剛退休那幾年,楊大伯經常跟親戚朋友聯繫。在他看來,如今老了之後,終于有時間跟親戚朋友搞好關係了,所以他希望親戚之間可以和諧相處。

不過,親戚之間的感情永遠都是最為「淺薄」的。所謂「有錢有酒真兄弟,患難何曾見一人」就是這般現實。

有一次楊大伯住院了,家中因房子裝修而用光了積蓄,暫時沒有存款,所以兒女找親戚借錢給楊大伯治病。但是,親戚卻死活不借。

在這些親戚看來,楊大伯的生死跟他們一毛錢關係也沒有。與其把錢借給楊大伯這一家人,不如看看這家人有多倒楣。

幸運的是,楊大伯的幾個摯友給他湊了十來萬,讓他度過了這次危機。在出院報銷之後,楊大伯立馬就把錢還給了這幾個摯友。

從此之後,楊大伯就很少跟親戚來往了。他心想,我對他們那麼好,他們卻希望我的家庭倒楣,哪有這麼做親戚的呢?

03

楊大伯總是跟自己的兒女們說,親戚終究是不可靠的。別人只會「見不得人過得好」,甚至還會落井下石,還是不要過分靠近比較好。

在楊大伯70歲那年,他自己也在思考,到底什麼人值得交往一輩子呢?

百分之九十九的朋友,都是過客。有錢有勢的時候,我們自然會有無數的朋友。可沒錢沒勢的時候,你也就倒楣了。

絕大多數的親戚,他們希望你過得比他們差,甚至一日不如一日。他們想法很簡單,自己過得比別人好,那就夠了。

所謂的同事或者工友,不過是逢場作戲的人罷了。在單位工作的時候,雙方還可以稱兄道弟。可一旦離開了崗位,誰還認得誰呢?

能夠留在我們身邊,甚至陪伴我們到老的人,其實少之又少。

思考到這裡,楊大伯也就感慨,朋友遍天下,知己有幾人。在這個人心難測的年代裡面,能夠信賴的人終究太少了。

能夠陪我們走向「人生終點」的人,只有這4類人。

04

第一類人:老伴。

當人老了之後,誰跟我們的人生目標一致呢?並非是別人,而是跟我們同床共枕的老伴。

老伴,他們就像是戰友一般,陪伴在我們的身邊。不論我們遇到了什麼,他們都會跟我們「共進退,同榮辱」。

我們和他們雖然沒有血緣上的聯繫,可幾十年來的相互磨合,卻讓我們之間產生出一種「勝似親情」的感情。

你在何方,我就在何方。你如何生活,我便如何生活。平淡至極,攜手一生。

第二類人:兒女。

中國人有個特別刻板的觀念,那就是「養兒防老」。養兒防老的觀念,其實沒有錯,而且它還是我們傳統的文化之一。

父母對于孩子的感情,並不能用「養兒防老」這四個字來表示,而應該用「互相尊重」這四個字來概括。

父母養育了孩子,孩子也該尊重父母的不易,以自己的行動來守護父母的下半生。能夠相伴,本就不易。一切,都是「有今生無來世」罷了。

05

第三類人:摯友知己。

上文中的楊大伯之所以得救,就是因為他的摯友知己主動給他湊了十來萬。如果這雙方不是過硬的關係,又有誰會借錢給他呢?

人到晚年,如果有兩三個能夠談心,能夠互幫互助的摯友知己,這本就是一件三生有幸的事兒。因為有太多的人,他們連知己摯友都找不到。

第四類人:自己。

人活著,其實就是跟「自己」相處一輩子而已。在燈光下,我們的身後終究有著一個「影子」,它跟了我們一輩子。

曾有人說過,你的影子,就是另一個你。不過,這兩個人都是相似的。你還在,他仍在。你不在,他也會煙消雲散。

唯有跟自己搞好關係,我們才能過好往後餘生。因為自己的終點,只能由自己到達。僅此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