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級快樂,正在悄悄侵蝕你的人生】你逃開了生活的苦,就嘗不到成功的甜

禾熙 2021/07/31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人生的旅程中,你我相遇,便是緣分。我是禾熙,請與我一起感受世間美好,活出想要的人生!

 

網上有一句很流行的話說:

「一個人以什麼為樂,便有著什麼樣的人生導向。」

正所謂:

「有所得是低級快樂,有所求是高級快樂。」

但我們往往容易陷入「低級快樂」中:

睡前打算看十分鐘短視訊,一晃眼卻已到深夜兩點半;

本想吃兩口炸雞解解饞,一不小心卻吃掉半個全家桶;

一邊享受低成本無價值的快樂,一邊懊惱無法保持自律。

其實,我們之所以會掉進「低級快樂」的陷阱,正是因為「瓜子理論」。

所謂「瓜子理論」,一共分為四點:

其一,無論人們喜歡與否,很容易拿起第一顆瓜子:

其二,一旦吃了第一顆,就會吃第二顆、第三顆......停不下來;

其三,在吃瓜子的過程中,人們可能會做一些別的事情,如去洗手間等等。但回到座位上後,還會繼續吃瓜子,不需要他人提醒、督促;

其四,大多數情況下,人們會一直吃下去,直到吃光為止。

這樣的快樂,最容易拖垮一個人。

一、「瓜子理論」,讓人失去前進的動力

古希臘哲學家伊壁鳩魯說:

「快樂沒有本來就是壞的,但是有些快樂的產生者卻帶來了比快樂大許多倍的煩憂。」

命運如同善於算計的商人,所有的賦予,都在暗中標好價格,讓你連討價還價的餘地都沒有。

一如沉溺於「嗑瓜子」的人。

古時候,有一位十分厲害的將軍,屢戰屢勝,備受人們的尊重。

他可以隨手舉起幾百斤重的銅鼎,神色自若;也可以輕易拉滿強弓,百步穿楊。

百姓們紛紛讚揚:

「只要有將軍在,便不用再怕敵人的進攻。」

一語中的,敵人果然不敢來犯。

但時間久了,將軍不再樂於練兵保護百姓,開始傾於享樂,還迷上了戲曲,甚至廢寢忘食地聽戲,一聽就是一整天。

這讓他沒有時間勤於練功,更沒有心思關注敵人的動態。

終在一天,敵人兵臨城下,將軍慌忙上陣,卻發現自己力氣全無,武器也已鏽壞,最終敗下陣來。

這便是沉溺於低級快樂的後果,這種快樂短暫,不能讓我們汲取到對自己有幫助的養分,也不能對我們的生活產生有益的影響。

相反,低級快樂在侵蝕我們時間、精力的同時,還會傷害到我們的身體,影響到我們的情感。

曾看過一條新聞:

在國外上大學的阿雯放暑假回國,每天在家打遊戲,一玩就是淩晨兩三點甚至通宵。

由於無節制地吹空調,熬了十多天之後,她整個人都不在狀態,出現了感冒、發燒的症狀。

阿雯認為這只不過是普通的感冒,開始沒太在意。又過了四五天,她的病情不但沒有起色,反而越發嚴重,連續好幾天咳嗽,有時會喘不上氣。

隨後,阿雯來到醫院就診,醫生懷疑她屬於病毒性肺炎,指導她去拍CT。可在檢查的路上,她突然胸悶氣急,呼吸越來越重,意識也逐漸模糊。

醫務人員立刻對她進行搶救,在氣管插管過程中,阿雯的口中湧出了很多白沫,出現了呼吸衰竭。

後來醫生談到,這場病跟她的作息有很大關係,長時間沒有休息過,讓人體變得虛弱,病毒也趁機侵入。

阿雯的腦中充斥著即刻滿足的念想,不加節制地享受著觸手可及的貪念,滿足著一時的歡愉。

她選擇了服從心底的欲望,被其操控,漸漸地侵蝕著自己的生活,揮霍掉所有的時間精力。

這樣的低級快樂,只能帶來一時短暫的快樂,甚至會在愉悅之後,因為沒有收穫感而感到空虛,因為不能面對壓力而感到懊惱。

這樣的快樂,也被稱為是「多巴胺快樂」。

從神經科學的角度來說,我們對快樂的感知來自大腦中的多巴胺,這種神經遞質的釋放,會讓我們心情愉悅。

如刷短視訊、玩遊戲、聽八卦等,都會因為即時的回饋,讓我們產生多巴胺,感受到快樂。

但可怕的是:人是會對快感脫敏的,快感的閾值是會不斷升高的。一個人要想一直獲得快感,就得不斷加強刺激的程度,你需要被更持續、更強烈的刺激,才能繼續獲得快感。

比如有的人抽煙,從剛開始是兩天一包,到一天一包,再到後來要一天兩包,最後甚至要兩根煙一起抽才有感覺。鴉片、[吸·毒]、[色.情]、偷窺、賭博都遵循這個邏輯。

有這樣一個實驗:在小鼠腦中埋個電極,讓小鼠踩踏板放電,每踩一次,電極就會刺激產生多巴胺的神經元興奮。結果小鼠以每分鐘幾百次的速度踩踏,直到力竭而亡……

多巴胺註定是會快速消退的,想要保持這類行為帶來的快樂,便要密集的刺激。

於是,我們的時間便在無形中被這些行為所吞噬,大腦也會因此不斷追尋這種時效短的回饋,不再勤於思考。

看上去越舒適的「獲得」,越是倒退的下坡路。

沉溺於「嗑瓜子」,往往會難以克制欲望,也不會給自己計畫長遠的未來。

最終,變成一個隻會「嗑瓜子」,沒有長遠追求的人。

二、「高級的快樂」,讓人獲得成長的能力

有三位信徒,曾向一位禪師請教:

「都說佛能解除人生的痛苦,但我們信佛多年,卻並不覺得快樂,為什麼呢?」

禪師說:

「想要快樂並不難,先要明白你為什麼活?」

「死亡太可怕,所以要活著。」

「活著是為了勞動,好養活一家老小。」

「活著是為了在老去後,享受清閒。」

禪師笑著說:

「怪不得你們不快樂,一想到活著,便是死亡、勞動、年老。

一個沒有理想和信念的人,是沒有辦法真正快樂的。」

的確如此。

真正高級的快樂,是經過長期的努力,可以讓人感受到深層次價值的快樂。

就如古希臘哲學家亞裡斯多德所認為:

「人和動物追求的快樂相比,人所追求的快樂應該更加高級和偉大。

比如把快樂建立在個人發展、理想追求上。」

在兒童教育紀錄片《我不是笨小孩》中,患有「閱讀障礙症」的群曉,並沒有因為自己天生不能閱讀,而避開「學習的苦」,體驗大多數孩子嚮往的「快樂」。

相反,他更是自律百倍:

學校晚會上,在看節目的間隔,他會偷偷看幾眼書,只因為自己背誦比別人慢;

回家的路上,借著昏暗的燈光,他依然手持書本,希望媽媽可以幫助自己複習;

甚至,為了更好的記憶,他把字刻在胳膊上,笑言「刻得越疼,記得越牢」。

命運沒有辜負他不眠的每一個深夜,最終,群曉克服了「閱讀障礙症」,實現了「閱讀自由」,擁有了真正的快樂。

劇作家蕭伯納說:

「人生最大的快樂是致力於一個自己認為偉大的目標。」

很多人無法擁有真正的快樂,其原因便是只想尋找快樂,而不是製造快樂。

而製造快樂的過程,並不只有愉悅這一種體驗:

經過長期的鍛煉和控制飲食,才能擁有人人稱讚的好身材,享受健康帶來的快樂。

經過不斷的努力和刻苦學習,才能擁有不可否認的高能力,享受成長帶來的快樂。

這種真正讓人感到踏實、滿足的高級的快樂便是「內啡肽快樂」,與門檻低的「多巴胺快樂」不同,「內啡肽快樂」有很高的門檻,需要持續的努力,恒久的毅力。

在沒有回饋,結果未知的情況,孤單、痛苦、疲憊地堅持著,一旦跨過設定的門檻,身體便會產生內啡肽,讓人感到快樂。

如跑步帶來的愉悅感。

這種快樂,是經過一定付出所獲得的,是可以產生複利、讓人成長的。

這便是長期的快樂,高級的快樂。

它從不會讓人唾手可得,它看上去煎熬且無法控制,但卻可以讓人活成自己期待中的模樣,擁有真正的滿足感。

三、低級快樂是放縱,高級快樂靠自律

哲學家德謨克裡特有言:

「不應該迫求一切種類的快樂,應該只追求高尚的快樂。」

抗拒「瓜子理論」的方法,從不是讓自己成為一個「禁樂主義者」,兩者皆為極端。

所謂:

「習慣不可能根除,只能夠被替換。」

最好的辦法,是用「內啡肽快樂」,代替「瓜子理論」。

下面三個小方法,可以説明我們扭轉快樂的方式,獲取深層次的滿足和快樂。

1、把「瓜子」拿走

朱元璋曾問大臣:

「天下什麼人最快活?」

大臣們各執己見,有的說功成名就的人最快樂,有的說富甲一方的人最快樂。

只有一位叫萬鋼的大臣說:

「畏懼律法的人最快樂。」

畏懼律法的人,通常不會有紛亂纏身,便不用提心吊膽、過分憂慮,自然快樂。

這便是「自律即自由」。

高級的快樂,便需通過自律所獲得,而自律的第一步,便是把「瓜子」拿開,如此,才不會輕易掉進「瓜子理論」中,才能沉下心,享受延遲滿足。

2、不斷給自己正向回饋

有科學研究表明,容易沉浸於「瓜子理論」的人,往往是因為心理缺乏安全感,或長期處於緊張的狀態。

這種心理狀態,會讓人無意識去尋找快樂,以消除這種負面情緒,所以容易獲得的「瓜子理論」,便成了首選。

書籍《快樂其實很簡單》中說:

「別懷疑,你就是自己的治癒系。」

把自己的負面思維轉化為正面思維,多給自己一些正面回饋。

肯定自己的優秀,強化自己的努力,讓自己感受到積極向上的能量,會讓我們更容易攻克「瓜子理論」,一步步走向「內啡肽」。

畢竟,肯定生肯定,否定生否定。

3、確立目標,成就更「快樂」的自己

劉邦在「創業」前,所有的快樂,幾乎均和「高級」無關。

但在他確定人生目標,並開始踏上實現的道路時,他便離「瓜子理論」越來越遠。

在攻佔鹹陽城後,看到無數的寶物和數以千計的美女,劉邦本想在這裡住下。

在張良的提醒下他意識到穩定關中秦人遠比享受寶物要重要得多。

因此他約法三章「殺人者處死,傷人者處刑,盜竊者判罪」,贏得人心,最終迎來真正的快樂。

一個人,擁有了更大追求,才不會被眼前的「瓜子理論」所誘惑。

當然,確定目標很重要,找到途徑亦很重要。

不管是羊腸小徑還是康莊大道,每前進一步,都可以加強堅持的信心,即使困難重重,也能盡力而為。

這是一個娛樂至上的年代,這是一個娛樂至死的年代。

為了博眼球,總有人什麼都敢做。為了求流量,總有人事事無下限。

但是,我們該反思的,卻是這些低級娛樂,是否佔用了我們過多的時間,這些無聊的內容,是否佔用了我們過多的生命頻寬。

千萬別讓你的人生,淪為低級快樂的流量。

因為,你還有更精彩的人生,值得你去追求。

路上時常有陰影,但抬頭總能看見光。我想做你的光,為你指引人生的方向。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