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告別,都是靜悄悄的】每一場痛苦的離別,都是為了更好的遇見

禾熙 2021/07/31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人生的旅程中,你我相遇,便是緣分。我是禾熙,請與我一起感受世間美好,活出想要的人生!

 

網上曾經有個話題,刪好友前要不要告訴對方?

底下參與投票的11萬人裡,有90%的人選擇的是默默刪除。

成年人的離開,從來都是悄無聲息的,沒有告別,沒有吵鬧,沒有儀式。

不像小孩子,如果你不想理那個人,至少會告訴他,我要跟你絕交,再也不和你玩了。

只是在心照不宣的默契中,從無話不談到相對無言,從形影不離到天各一方。

不喧囂,不張揚,雲淡風輕地退出各自的人生。

1 苦苦追問,不如靜靜退場

一段關係的終結,也許並非是某一方有無法原諒的錯誤。

有時候僅僅是因為,歲月變遷,彼此成長的軌跡不一樣,選擇不同而已。

龍應台在《親愛的安德列》裡寫到,

人生,其實像一條從寬闊的平原走進森林的路。

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結夥而行,歡樂地前推後擠、相濡以沫;一旦進入森林,草叢和荊棘擋路,情形就變了,各人專心走各人的路,尋找各人的方向。

那推推擠擠同唱同樂的群體情感,那無憂無慮無猜忌的同僚深情,在人的一生之中也只有少年期有

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人走著走著就散了。

而我們能做的,是尊重離開的人,理解彼此的選擇,然後各自安好。

曾有個十幾年的好友,畢業後我們去了不同的城市。

一開始,我們還經常保持聯繫,後來,生活圈子慢慢就不一樣了。

她發的狀態,我像局外人一樣看不懂;我相冊裡曬的小夥伴,她也一個都不認識。

就這樣,彼此的聯繫越來越少,有一段時間,我失去了她的消息。

她再次更新狀態時,發了一段祈福的話語,點進去看評論,才知道原來前一陣子她家裡有人生了場大病。

於是,發資訊過去問,沒有回復。如是幾次,也就不再發了。

我想,人生,到頭來就是一場漸行漸遠的告別。

只是有時候難免意難平,曾經的好朋友,就這樣說斷就斷了。

就像一條網易雲評論中所說:

「成年人的告別儀式非常簡單,我沒有回你最後一條資訊,你也很默契地沒有再發,就這樣消失在彼此的生活裡,好像從沒認識過一樣。」

成年人的感情都是易碎品,經不起時間和空間的考驗。

也許從某天開始,你不理會我分享的快樂,我也不再傾聽你吐露的煩惱;

你喜歡的事物我不瞭解,我關注的話題你也沒興趣;

你認識了新的朋友;我也結交了新的知己。

沒有矛盾,沒有爭吵,但彼此心裡清楚,所處的圈子不同了,只能在殊途中漸行漸遠。

但人生,就是一個不斷分別,又不斷遇見的過程。

有些記憶遲早會褪色,有些關係已回不到過去。

苦苦追問下去,得到的也不過是敷衍或欺騙。

緣分天定,聚散無常,不如順其自然地靜靜退場,讓所有故事圓滿落幕。

2 拼命糾纏,不如體面告別

作家張小嫻說:

「一個人最大的缺點不是自私、多情,而是偏執地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

不屬於你的東西,強求不來;不適合你的關係,強留不住。

人心變了,感情沒了,越糾纏,就越狼狽不堪。

不如灑脫放下,給自己留一份尊嚴和體面。

路遙的小說《人生》中,農村姑娘劉巧珍,愛上了知識青年高加林。

為了接近對方,她放下了傳統女性的矜持,也不在意旁人的流言蜚語。

她看到他去集市上賣饃無人問津,就自己偷偷出錢買了下來。

她一天換好幾件衣服,打扮得清爽乾淨,只為引起他的注意。

她還不顧村裡人的指指點點,大膽接受邀請,和他同乘腳踏車進城。

高加林被她的熱情打動,信誓旦旦地承諾給她一個未來。

但愛情來得快,去得也快。

高加林托親戚的關係,進縣城當上了記者。

他開始嫌棄巧珍粗俗無知,愛上了有文化、有涵養的老同學黃亞萍。

當他和巧珍提出分手時,本以為巧珍會大哭大鬧,為難自己。

但巧珍明白,他的心已經不在了,死纏爛打只會讓自己難堪。

她忍下不舍,咽下痛苦,果斷地離開了他,走的時候連頭也不回。

有句歌詞唱得好: 揮別錯的,才能和對的人相逢。

和高加林分手後,巧珍遇見了深愛自己的馬栓,最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幸福。

三毛說過:

「上天不給我的,無論我怎麼十指相扣,仍然走漏。給我的,無論我過去怎麼失手,都會擁有。」

感情若不是雙向奔赴,再怎麼糾纏和挽留都是一場徒勞。

用付出捆綁對方,以執念困住自己,最終只會兩敗俱傷。

枯木難逢春,破鏡難重圓。

適時放手,及時止損,才能告別傷痛的過去,迎來嶄新的開始。

3 百般打擾,不如各自安好

一次蘇有朋參加某綜藝節目時,提到了小虎隊成員。

他還在社交平臺上喊話前隊友,要找時間一起吃個飯。

久未露面的陳志朋,熱情地回應了他。

後來,記者詢問陳志朋,能不能看到三人再度合體,他卻予以否認。

他說:「回應只是出於禮貌,私下幾乎不見面,也不聯繫。」

這個稍顯落寞的回答,其實並不令人意外。

多年前,他們曾是親密無間的兄弟,榮譽與共的夥伴。

隨著小虎隊人氣下滑,吳奇隆轉戰商場,蘇有朋投身影視,只有陳志朋的事業一蹶不振。

但無論台前幕後,陳志朋從未主動打擾過兩位舊友。

彼此已不再同路,與其擾亂對方的平靜,不如默默地保持距離。

朋友如此,愛人亦是。

真正成熟的人,會在相聚時用力珍惜,在分開後坦然釋懷。

朋友阿楠和前男友談了六年校園戀愛,從高中到大學畢業。

後來,阿楠決定去大城市闖蕩,男友留在老家工作,兩人因異地而分手。

幾年過去,對方談了戀愛,她則一直單身。

害怕彼此碰面會尷尬,她從不肯去參加同學聚會。

擔心給他造成困擾,她從不向熟人打聽他的任何消息。

明明有共同的好友和重合的圈子,兩人卻始終沒有任何交集。

結束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互不打擾,各自安好。

人生似乎總是充滿了遺憾,牽過的手,會鬆開;愛過的人,會走散。

但迎來送往,本就是世間常態。

我們註定會遇見很多人,有人可以陪你到最後,有人只能教會你成長。

就像《不打擾是我的溫柔》中所說:

「很多時候,該放手的終須放手,該面對的終須面對。愛或不愛,相守或分離,都是彼此的宿命。」

對方的世界,早已容不下你;你的喜怒哀樂,也與對方無關。

不打擾,是對別人的溫柔,也是對自己的寬容。

米蘭·昆德拉說:

遇見是一個開始,離開卻是為了遇見下一個離開,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世界,但是我們都不擅長告別

正是一次次的告別和遇見,才組成了我們的人生。

分開後,也許我們會經歷一段坍塌的時光,這是必經的,但也是暫時的,坍塌過後便是重生。

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也沒有誰是不會離開的。

人生苦短,不要為已失去和已離開的浪費太多時間。

感恩所有遇見,釋懷一切遺憾,才能有勇氣奔赴下一場山海。

路上時常有陰影,但抬頭總能看見光。我想做你的光,為你指引人生的方向。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