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天天組織開會,別著急辭職,聰明的員工用3個公式破局

 

在人生的旅程中,你我相遇,便是緣分。我是禾熙,請與我一起感受世間美好,活出想要的人生!

 

網上熱門話題:「有哪些很Low的公司文化?」

高贊回答是這樣的:

「文山會海。」

大會小會天天開會,導致正常業務被擠到一邊,工作無人開展。

于是改成晚上開會、週末開會、加班加點把會開完。

無效會議,已經成為打工人們揮之不去的夢魘。

不禁有些疑惑: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無效會議,它們到底有什麼價值?

一、彰顯權力

《經濟學人》公佈過一組資料:開會浪費了80%參與者,至少80%的時間,因為大多數會議的最終決定,都是由薪酬最高的那個人做出。

會議的目的是「通過討論達成共識」,但在職場中,這種共識更依賴于權力:誰地位高,誰說了算。

有網友分享過自己的經歷:

上司只要在公司,一定會叫我們開會。

他會讓我們輪流對某個問題發表意見,然後批判我們的意見,再發表自己的看法,這個過程至少一小時。

該網友不理解上司的行為,這種無效會議不但降低了工作效率,還打擊了工作熱情,讓他們每天都疲于奔命。

評論區裡有人這樣說道:「有啥不理解,上司開會當然不是為了你們爽,而是為了自己爽,看著你們心中煩躁、卻強忍著裝出一副認真的樣子,多有意思啊。」

話有點紮心,思路卻清晰:很多無效會議,都是為「彰顯權力」而存在。

大多數上司知道無效會議浪費時間,但他們需要通過這個方法不斷確認、強化自己的地位。

日常生活中,我們更多關注那些成功人士的故事,經常下意識認為上司都是睿智的,但事實恰恰相反,優秀的上司者才是少數。

一個癡迷于通過會議彰顯權威的上司,不值得追隨。打工人也要擦亮雙眼,積極尋找真正的伯樂。

二、規避風險

在大企業待過的打工人都知道,跨部門會議特別熬人。

彰顯權力的無效會議只是浪費時間,我們還可以敷衍了事,但跨部門的無效會議不同,稍有不慎就會惹火上身。

我就吃過這個虧。

20多歲時,我在一家垂直門戶網站做技術,部門決定把網路加速業務從協力廠商收回,自建平臺提供服務。

經過半年多的測試,我們做好了一切準備,這時,噩夢開始了……

作為技術實施者,我陪上司連續開了一個多月的跨部門會議,除了講PPT,就是聽他們在會議室裡東拉西扯:

這是你們技術部的事啊,我們部門摻和進來幹嘛?

你們決定就好,和我們部門關係不大啊?

我們部門都不太懂技術,沒啥建議;

……

有一次,某部門上司在會上問我:「你們這個自建服務,能比協力廠商公司強麼?」

我當時正在走神,下意識就回了句「當然比他們強」。

我的上司趕緊接過話茬,說我們肯定會努力,爭取提供更好的服務。

會議結束後上司把我罵了一頓,讓我以後除了技術問題,什麼都不要回答……

我嘴上沒說什麼,心中卻非常不忿,不斷咒駡上司的做法。

很多年以後,無意間看到日本作家都築響一說過的一句話:「會議天然就有規避風險的作用,大家一起做出的決策,失敗了肯定要一起分擔責任。」

這才明白,原來上司是想多爭取幾個部門的支持,達到規避風險的目的。

正是這個特質,製造了大量相互扯皮的無效會議。

職場是個複雜系統,很難用好與壞來形容以「規避風險」為目標的無效會議,但可以肯定的是,它與打工人利益相關,值得我們重視。

三、利益糾紛

前不久熱播的職場劇《理想之城》中,有一段非常精彩的「無效會議」劇情:

天科公司負責的安居工程,由于偷工減料導致牆體倒塌,砸傷了正在視察的上司。

出了這麼大的惡性事件,按說總經理黃禮林肯定難逃幹係。

但天科公司的經濟師,也是黃禮林的侄子夏明深諳職場關係攻略,把集團副總汪明宇拉下水,直言水泥是對方負責,真要深究下去肯定難逃幹係,還會被競爭對手當做把柄。

汪明宇被夏明說服,為自保召開了一個討論會,把所有部門批了一頓,工人違規操作、天科公司疏于管理、監理沒有保障好安全檢查……

這種做法看似公正無私,不放過任何一個部門,實際上卻是為了把水攪渾,所有人都有錯,就等于大家都沒有大錯,也就沒人會真的受到嚴重處罰。

會議的目的與其說是討論解決方案,不如說是為了平息利益糾紛。

這也是為什麼蘇筱查到了水泥有質量問題,上司非但不高興,反而轉手就把黑鍋扣在她頭上。

大上司好不容易才把水攪渾,不能讓較真的人破壞……

作為普通打工人,我們可以討厭這種充斥利益味道的無效會議,但必須弄清其中的貓膩,避免成為甩鍋對象。

四、能力不足

麥肯錫高級合夥人斯科特-凱勒,分享過一個無效會議的故事:

凱勒給一家公司做諮詢,觀摩過幾次會議後發現,該公司CEO的發言時長,至少是其他與會人員的5倍。

凱勒提醒CEO,這種做法會降低會議效率,打擊其他員工的參與熱情,然而CEO卻不認為自己的做法有錯,還拒絕了凱勒提出會議改善建議。

在職場上,「會議組織能力」的重要性常被忽視,由于能力不足導致的無效會議屢見不鮮。

清華大學經濟學教授甯向東老師提出的《高效會議的8個凡是和3個公式》,值得我們借鑒。

甯老師把會議拆解成三個部分:

首先是目標。

明確會議想要達成什麼結果:是想要商討一個決定?還是要制定一個具體計畫?或者只是一次頭腦風暴?

不同目標的會議,在設計上各不相同。

其次是過程。

以目標為導向思考:要以什麼樣的方式討論,才能達到預想的目的。

最後是人員。

邀請誰來參加會議,才能滿足會議過程的需要,並且能夠達到預想的結果。

概念有些抽象,我們來舉個例子:

產品部門要召開一次新產品討論會,應該怎樣設計?

首先要明確目標:討論出新產品的具體計畫,比如產品功能、產品設計和開發週期等。

其次要思考過程,討論新產品需要跨部門會議,過程中難免出現爭執,我們必須設計一個解決爭端的機制。

比如:有爭議時,讓爭議方在白板上寫下自己的要求和理由,然後所有與會者一起投票,少數服從多數。

最後確定人員,新產品的開發涉及到研發、設計、市場和銷售部,必須邀請這些部門的成員參加。

另外,為了防止解決爭端的機制失效,可以額外邀請幾個無利益牽扯的同事參會,以協力廠商視角給出建議。

會議設計的細節方面,可以參考甯老師提出的「8個凡是、3個公式」原則:

甯向東教授這套《高效會議》方法論,能幫我們建立會議設計的理論基礎,雖然像「必有結果」和「必有培訓」這樣的要求,在職場上很難實現,但不妨礙我們的學習效果。

作為打工人,掌握一點會議設計的能力,對我們的職業生涯有百利而無一害。

五、寫在最後

埃隆馬斯克說過:「無效會議是大公司的瘟疫。」

道理都懂,但不是每個上司者都能踐行。

有些人,無法抵禦彰顯權利、規避風險和平息利益糾紛的誘惑,主動製造無效會議。

有些人,受困于能力的限制,把正常會議扭曲成無效會議。

作為弱勢的打工人,我們無力反抗,唯有不斷提高能力,才有希望依靠自己去改變一切。

有朝一日龍得水,定叫長江水倒流。

路上時常有陰影,但抬頭總能看見光。我想做你的光,為你指引人生的方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