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交往最後的溫柔:互不打擾】有些人像一陣風,吹過就忘了吧

禾熙 2021/07/2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人生的旅程中,你我相遇,便是緣分。我是禾熙,請與我一起感受世間美好,活出想要的人生!

 

《可斯維爾的明天》裡說:「其實真正的送別沒有長亭古道,沒有勸君更盡一杯酒,就是在一個和平時一樣的清晨,有的人留在了昨天。」

真正的離別,從來都是悄無聲息的。

我們的一生會經歷很多人,迎來送往,有相遇,就有離別。

年輕的時候,我們都會因為一個人的離開而難過,遺憾,甚至哭泣,可隨著年紀越來越大,見過的人多了,才發現真正一個人真正的離開是無聲的。

沒有訣別,也沒有預告,也許前一天還在聊著天,第二天就變得形同陌路,我們要很久之後才知道,那天居然是最後一次見面。

分別都是無言的,我們總是保持沉默,用最後的這點默契,留住了彼此的尊嚴。

所以,對於那些註定要從生命中離開的人,不要勉強。

不需追問,也不用打擾,我們只要微笑著,看著他隨風走遠就好,這是我們為相識一場留下的,最後的溫柔。

1.看不慣的人別在意,微笑才是最好的反擊

我們都想著與人為善,可是卻總有人挑戰我們的底線,令人抓狂。

也許是愛佔便宜的親戚,也許是暗箭傷人的同事,也許是表裡不一的朋友。

甲和乙是同事,二人不僅工作能力相當,關係也很要好。

某次,別的部門的上司成立了一個新專案,想借調甲一段時間。

甲害怕考慮不周,便想讓乙幫忙打探消息,給些意見。

乙果斷答應,幾天之後便告訴甲,這個項目很有前景,再三囑咐她要珍惜機會。

甲聽完頗為心動,高興地去了。

可她剛去沒多久,就得知乙被提拔升職,同時也發現新專案只是一個臨時專案而已。

原來,乙早就知道直系上司有意在她們之間選一人提拔,所以才故意把她誆騙到了新項目。

甲得知真相勃然大怒,馬上趕到辦公室找甲理論,二人大吵了一架,徹底鬧翻了臉。

乙被激怒之後,不僅聯合其他職員冷落她,還在工作上故意刁難。

最後,甲被逼無奈只好辭職。

現實很無情,縱使鬧得面紅耳赤、雞飛狗跳,也無力扭轉現狀,只能讓事情惡化。

《了凡四訓》中有言:「看不慣的人,不用翻臉,不理會,默默遠離就好。」

遇到壞你事的人,愚蠢的人會選擇翻臉,聰明的人會選擇遠離。

其實,一段關係的破裂,不必以翻臉為結局。與傻瓜不爭長短,與小人不論高下,有些人,看清了就好,不需要爭論。

光陰那麼寶貴,與其在爭論中消耗自己,不如靜心沉澱,好好經營自己,跳出圈子遇到更好的人。

2.成年人之間的告別,最好的方式是不追問

人生如行路,有嶄新的遇見,也有不迭的告別。

有些關係,甚至還未察覺就淡漠了、疏離了,再回望時,已心如陌路,只剩昨日可追憶。

朋友曾分享過一段經歷:

某次她回老家參加婚禮,無意中遇見了國中的死黨,兩個人都很高興,在line上加了好友。

她們是國中時期的閨蜜,曾經一起上下學,一起蹺課,一起看男生打籃球,一起吃路邊攤。

那時候,每天都有說不完的悄悄話,從暗戀不敢告白的男生,到彼此家庭的關係,所有的秘密都會交換。

直到聯考之後去了不同的城市,才逐漸淡了聯繫,工作後也是各自面對著生活,不知不覺就沒了聯絡。

婚禮結束後,她給死黨發消息,說:有空出來聚聚?

等了幾個小時,那邊才不鹹不淡地回了兩個字:「好的」。

她以為死黨只是很忙,所以繼續追問:明天有沒有空嘞?

這次死黨回得很快,「明天我有事誒,這兩天都比較忙,我有空再聯繫你哦。」

這次她的熱情才被徹底澆滅,不再發消息。直到從老家離開,她也沒有收到死黨的訊息,可她卻沒再追問了。

朋友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對於不適合的友誼,最好的態度就是遠離,彼此間還能留下最好的印象。

友誼,無論因為什麼結束,不追問都是一種最好的結束方式。

真正在乎你的人,不問也會主動聯絡你,而不在乎你的人,追問也只會受到敷衍。

看到一句話,深有感觸:

成年人最體面的告別方式就是,你的最後一條消息,我沒有回復,而你也很有默契地沒有再發。

彼此留下的最後那條資訊,成了揮別感情無聲的儀式。

成年後的我們,各有各的忙碌,各有各的牽掛。

無數往昔美好的記憶,早已在時間的洗滌下日益淡漠,成為了回不去的昨日。

昨日不可回轉,事過不必追問,給彼此留一道屏障,回敬往日的情分。

正如那句戳心的話:「如果你不追問,就會少很多欺騙。」

3.情斷緣已盡,不必再糾纏

感情的世界,猶如霧裡看花,道不清說不明。

不知為何而起,也不知因何而終,只知道該離開的時候,不必死纏爛打。

民國才女潘柳黛在24歲時,遇到了溫文爾雅、多情體貼的大學教授李延齡,倆人墜入了愛河。

潘柳黛被李延齡才情所吸引,儘管李延齡名氣和收入遠不及她,她也毫不在意。

熱戀中的她,在文章中寫到:「最近,我被蛇咬了一口,原來十分健壯,一被蛇咬,便突然變得極其脆弱了....」

言語間,全是被愛情包裹的甜蜜。

1945年,倆人在上海舉行了婚禮,沉浸于幸福中的潘柳黛還特意發表了一篇《我結婚了》,來宣誓自己的婚姻。

可結婚不到半年,李延齡就出軌了,而此時她已懷有身孕。

出軌後的李延齡,對她也不再溫柔體貼,動不動就斥責怒駡。

曾經愛得有多深,婚姻破裂時就有多痛。

但潘柳黛沒有癡戀糾纏,她果斷提出離婚,與李延齡斷了聯繫。

晚年再回憶起這段感情,她也只是淡淡地說:「那是我第一次失敗的婚姻。」

漫畫家幾米說:

「不要在一件彆扭的事上糾纏太久。糾纏久了,你會煩,會痛,會厭,會累,會神傷,會心碎。

實際上,到最後,你不是跟事過不去,而是跟自己過不去。無論多彆扭,你都要學會抽身而退。」

想留的人不用留,不想留的人留不住。

破裂的感情如同打碎的玻璃杯,縱使再不舍,也無法修復還原。

所以,當情斷緣滅時,不必苦苦糾纏。

真正的清醒是,與傷痛揮手闊別,讓悲傷成為過去,及時止損,適時放手。

此後,一別兩寬,各生歡喜,把滿眼星河留給更值得的人。

4.最後的溫柔,彼此不打擾

在周潤發和袁泉主演的電影《大上海》中,有一個經典橋段。

成大器和知秋兩情相悅,墜入愛河,他們曾許諾要相守一生。

可在命運的捉弄下,倆人轉身分別多年,只能將這段刻骨銘心的愛戀藏於心中。

一次偶然的機會,倆人重逢了。

知秋站在電梯口,成大器站在電梯內。

知秋偶然一抬頭,倆人眼神相撞,曾經的回憶浮上心頭,歷歷在目。

知秋挽著丈夫的手緩緩走進電梯,什麼也沒說,成大器站在身後望著知秋的背影,也未曾言語。

他們表面平靜如水,恍如兩個陌生人,內心卻早已泛起了漣漪。

可年華已逝,成大器已是赫赫有名的大先生,另娶了他人,知秋也已然成為京劇名角,嫁作他人為妻。

縱使有千言萬語在心間,也只能在眼神的交匯中割捨闊別。

後來,倆人再碰面,知秋理智地說:「我不希望我丈夫知道以前的事。」

成大器微微一笑,說道:「我跟程太太素不相識,有什麼過去?。」

人生永難如初見,轉身錯過已無緣。

把往事塵封於心,互不打擾,是給予彼此最後的溫柔。

想起網上流行的一句話:

離開了,就別過問人家過得好不好;過得不好,你會心疼;過得太好,你會心堵。

該忘掉的人,就忘了吧,該忘掉的情,就別再念。

把自己還給自己,把別人還給別人,讓花成花,讓樹成樹。

用釋然的心態,把目光轉向前方,各自開懷迎接自己的人生。

泰戈爾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星星沒有交匯的軌跡,而是縱然軌跡交匯,卻在轉瞬間無處尋覓。」

人生的路很長,有些人註定只能陪你走過一段,然後漸行漸遠,從「近在咫尺」淪為「遠在天涯」。

所以,請給彼此留下最後的溫柔,結束了的關係就別再追問,這既是對自己的尊重,也是對別人的成全。

過往已逝,不必執著。心靈被套上了枷鎖就會走得狼狽,看開一切,將往事看淡,才能活得輕鬆自在。

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就像在車站等待,車走了就是走了,你追不上也不必追,靜靜等待下一輛就好。

願我們都能瀟灑地面對離別,自在如風。

路上時常有陰影,但抬頭總能看見光。我想做你的光,為你指引人生的方向。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