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德者必養其心」討厭一個人,用不著翻臉;最優雅的反擊,是兩個字

佩珊 2021/06/22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讓我陪你一起滋養自己、療愈自己、悅納自己,沉澱靈魂的香氣。

我是小編佩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餘生,請過最好的人生,做最棒的自己!

做人難,把人做好更難。

古人談做人的境界有這樣一句話:「宰相肚裡能撐船」。

意思是說,一個人內心裡能盛下多少人和事,也決定了他能看到怎樣的世界。

討厭的人,厭煩的事,能夠恰當處理,心裡明白,卻不說破;

心裡清楚,卻不糾纏;心裡懂得,卻看淡辯駁,體現了一個人的成熟,也展現了一個人的情商。

看破不說破,看穿不揭穿

與人相處,鬼穀子曾說要「覺人之偽,不形之於色;吃人之虧,不動之於口;施人之恩,不發之於言;受人之惠,不忘之於心。」

意思是說:

「討厭別人虛偽的一面,淡然處之,不表現在臉上;

知道自己吃了虧,長個經驗就好,不用去針鋒相對,給了人家恩情,也不要天天掛在嘴上;

受了他人的恩惠,關鍵是記在心裡就好,不靠一張嘴道謝。」

討厭卻不說破,不喜歡也能包容,才是智慧。

曾國藩曾經有一個老鄉叫王錱,很有才華,但卻愛出風頭,愛發議論,總是在爭論中蓋過別人一頭。

他認為曾國藩是秀才帶兵,沒有真本事,就很瞧不起他,經常和他較勁。

咸豐年間,太平天國運動爆發,曾國藩招募湘軍,他很想收王錱為弟子。

王錱直言拒絕說:「我的師傅只有羅山一人。」

曾國藩做人穩重低調,聽了這話就把王錱看透了,便不動聲色地笑了笑,心下暗想:

「王錱雖有幾分能耐,但恃才傲物,不好領導,這是帶兵的大忌,未來堪憂。」

曾國藩從此很討厭王錱。

但是討厭歸討厭,他卻心裡有數,並不因此漠視王錱的才能。

後來王錱招募兵士,組織團練。

曾國藩看透王錱激進招人,糧餉缺乏的隱患,就寫信給他,想讓其跟隨自己東征。

王錱聽了,很不屑地對周圍的人說:

「曾國藩這個人京官做久了,動不動就發公文,打官腔,跟他交談,話不投機半句多。」

這話傳到曾國藩耳中,他長歎一聲,並不強求。

果然不久以後,王錱因為糧餉缺乏,受困於無食無援的空城而兵敗,年紀輕輕就離開於軍中了。

不揭人短,不睚眥必報,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行為,給別人留「面子」,留「臺階」,是一種修養,也是一種美德。

曾國藩成于此,王錱敗於此。

別和小人糾纏,因為你一定會輸

「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

小人是我們最討厭的。但是小人陰毒,喜歡的是背後算計,因此即使再討厭,也不要和小人糾纏。

《易經》中說:當時局不利,不可與小人糾纏,需要以退為進。

意思是說,要懂得和小人保持尺度。

很多時候,面對小人的一些行徑,據理力爭常常得不到結果。如果正面交鋒,反而得不償失,倒不如退一步。

比如《紅樓夢》中的夏金桂,性格潑辣,飛揚跋扈,心地陰險。

她看准薛姨媽慈祥,薛蟠只知道吃喝玩樂,不理會家事,就在背後陷害香菱,處處找茬,把家里弄得烏煙瘴氣的。

薛寶釵看透了夏金桂的潑辣和小人行徑,對這個嫂子極其厭惡,但是她也深知與這樣的小人爭辯,毫無用處。

於是並不點破,只是假裝不理會,用自己的智慧彈壓其志,令其自己打消陷害的念頭。

夏金桂經常折騰香菱,攪得家裡不安寧。薛姨媽無哭無淚,氣急之下就想把香菱買了。

寶釵不卑不亢地說:「讓她跟著我也是一樣,從此斷絕了她那裡,也如賣了一般。」

自此香菱跟著寶釵,夏金桂鞭長莫及,也偃旗息鼓了。

古人雲:能容小人,方成君子。

不與小人糾纏,不僅是一種態度,更是一種智慧。

人生短暫,能容納的東西有限。

與其讓這些沒有營養的人與事,腐蝕我們的人生,到不如躲開它們,把注意力集中在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情上。

三觀不同,不必為友

層次不同,不用爭論

現實中,最令人討厭的事情莫過於,和不在一個頻道的人對話。

你看了一本有意思的書,想分享,對方卻說別裝文藝青年。

你說公司加薪了,他人卻揣測你發大財了,可以向你借錢。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