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疫情,暴露了殘酷的人生真相:比疾病更可怕的,是你以為

佩珊 2021/06/24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讓我陪你一起滋養自己、療愈自己、悅納自己,沉澱靈魂的香氣。

我是小編佩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餘生,請過最好的人生,做最棒的自己!

太多沉醉在豐年裡的人,誤以為餘生都是豐年。

比疾病更可怕的 是你以為餘生都是豐年

最近,疫情有所緩解。

按照這個趨勢,疫情有望在一兩個月內得到控制。

可是,許多人卻還是樂觀不起來: 生命雖然沒有危險了,生存卻又有了危機。

前兩天,新媒體的朋友和我說:老闆通知他不用回北京上班了,因為整個公司都搬離北京了。

還有新聞說,著名的KTV——K歌之王一夜倒閉,裁員200多人。

一場疫情,暴露了一個殘酷的人生真相:人活一輩子,總有「豐年」和「荒年」。

財源廣進的時候,是「豐年」,時運不佳的時候,是「荒年」。

左右逢源的時候,是「豐年」,門可羅雀的時候,是「荒年」。

血氣方剛的時候,是「豐年」,弱不禁風的時候,是「荒年」。

作家擺渡人說:人在豐年,自然春風得意,瀟灑愜意,但瀟灑愜意之餘,也必須考慮「荒年」的活法,給自己留一點後路。

可惜,太多沉醉在豐年裡的人,誤以為餘生都是豐年。

早到的中年危機 本質是什麼?

你有沒有發現,社會的壓力變得越來越高,父輩們40多歲才會遇到的問題,我們這一代人30歲就感受到了。

在職場裡,每次裁員,30歲的人就開始心驚膽戰。

上面有老闆的壓榨,下面有年輕人的追趕,他們成為別人口中「貴、懶、油、慫」的代表,最容易成為裁員的對象。

而高不可及的房價、贍養老人、教育孩子,三座大山壓得30歲的年輕人未老先衰。

所以,中年危機已經悄然提前,這是每個人都不得不面對的坎。

身邊總有朋友說: 中年危機之所以提前了,是因為社會提供的機會更少了。

我覺得這種說法有幾分道理,但不全面。無論對有錢人,還是沒錢人,30多歲的危機都是存在的,因為人的欲望是無窮的。

當然,沒錢會過得更慘,這是毫無疑問的。

文友唐一有個觀點: 所謂中年危機,本質是隨著年齡的增加,生活成本遠大於預期收入。

比如:

在你20歲時,老婆說要買輛車,你咬咬牙,好的我這就買;

到你30歲時,孩子要上幼稚園,你開始東拼西湊,好的我買套學區房;

到了35歲,爸媽說要更好的養老條件,你說好的,我多賺點錢養你們。

在人生前半部分,我們一直把賺錢看做花錢的手段,急於滿足自己的需要。甚至用透支生命的方式,來換來財富。

因為對大多數人而言,收入和崗位是有天花板的,一旦過了某個節點,收入都會停滯下來。而同時你卻追趕著父母的腳步漸漸老去,身體機能也開始下降。

你拉不下面子降低生活水準,結果就是整日穿梭在家庭與工作中,可是一看銀行卡,卻沒有多少存款,城市再大,你還是要蝸居。

更有甚者,一次失業,一場大病,就能擊潰你苦心經營的所有體面。

所以,這個時候,如果不能多賺錢,那麼就該選擇把錢用在刀刃上。

日本有個詞叫做「減法社會」,指的是30歲後的年輕人要瞭解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你的能力終歸有限。

調整心態,降低期望值,坦然面對命運給予自己的苦澀,是每個人30歲以後的必修課。

半生已過,你早已沒了當年的熱血;如果眼前生活太苦,不如放過自己。

成熟的人 過得了豐年也經得住荒年

一個人真正成熟的標誌是什麼?

有人回答:那就是既過得了豐年,也受得住荒年。

站上巔峰的時候不要過分自大,更不要竭澤而漁,留好後招,才能安穩地過一生。

走下坡路的時候,不要矯情、接受現實,接納生活的殘缺,接納自己的無能為力。

當然,度過中年危機,還要學會開源節流。

人生總有峰高穀低,有[高·潮]就有低谷。

所以,別因為開慣了賓士,就不能忍受大眾;別住慣了120平的房子,就不能住60平米;別賺夠了年薪500萬,就不能忍受一個月只領1萬。

車厘子什麼的可以少吃,貴得要命,營養價值其實和蘋果差不多,還不如多吃幾個蘋果;

國外旅行如果去不起,在國內走走看看也很好。

其實,過一種簡單的生活沒什麼不好,只要用最真誠的態度去對待自己、對待生活,中年危機就不再可怕。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