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戚借錢買房,拒絕後翻臉」:有些關係,不必精心維護

禾熙 2021/11/02 檢舉 我要評論

人活在這世上,都不是孤立存在的,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帶著血緣的關係。

我們稱之為親戚。平時大家來往,過節時熱熱鬧鬧相聚,遇到誰家有個難處時,相互想方設法幫扶一把,彼此之間相親相愛,共同把日子過得更好。

然而,這只是理想中親戚相處的模式。現實生活中,並不是所有的親戚都抱著這樣的心思。甚至有一些親戚,只想占取別人的好處。

當別人遇到困難時,他卻假裝沒看見,和他完全沒有關係。

這樣的親戚,維持著表面上的情分也就罷了,真的沒必要刻意維護彼此的關係。

十幾歲的時候,父親由于在工作上的一個疏忽,造成了單位的損失,以至于那一年他的工資都被扣發。母親所在的企業幾近破產,工資發不下來是常有的事情。

原本一家人靠父親的工資維持生活,也就幾乎無剩餘,結果又來這麼一遭,整個家庭陷入空前的難處。

人在貧困時,不得不低頭。父親一向是個好面子的人,從來沒有低三下四地求過別人,那一年第一次看到他向人低頭。

對方是一位表伯,他們家裡做生意,光景很不錯。可是當父親帶著禮物登門借錢時,表伯卻東拉西扯,一再把父親的話題扯開去。

成年人的體面,在那一瞬間崩塌。父親黑著一張臉從表伯家裡出來,還沒走遠,就聽見表伯母尖酸刻薄的話:「上過大學又咋了,還不是養活不起一家人。」

然而他們卻忘記了,表伯家的兒子要考高中時,在我們家裡住了幾個月,父親下班回來就給他補功課,中考結束,表哥被第一批次的高中錄取。

原本以他的成績,恐怕也就能上職業類高中。可是有誰總會把別人的恩情銘記于心呢,有些人只在自己有需求的時候找別人,卻從來不管不顧他人。

反而是父親的堂姐知道了這件事,主動到我們家裡,把一遝錢遞到了母親手中,並安慰說:「困難總會過去的。」

後來,單位證實了錯誤不是父親導致的,補發了工資,並且父親也晉升了職稱。母親也被一家企業聘請過去當會計,家裡的日子越過越好。

還在大學讀書時,父親就買了一套公寓給我,他說:「以後談戀愛結婚,這是你的資本,不至于被別人看輕。」

畢業後在一家公司做了幾年後,與朋友一起合夥開了一家小公司,雖然規模不大,但利潤還算可以。

沒想到表伯卻打電話給我,說想借錢給他兒子買婚房。他們家的生意前些年出了問題,所賺幾乎都賠了進去,由于思想保守,不敢創新,所以如今舉步維艱。

表伯說兒子結婚要買婚房,可是一線城市房價太高,他們傾盡所有,首付還是差了幾十萬,希望我能幫扶一把。

我當場就拒絕了,並不是因為十幾年前他拒絕父親時的難堪,而是因為我懂得「救急不救窮」的道理。

畢竟買房的事情不比其它事,也不是短期周轉,按照表伯家的情況,一時半會兒也不可能還上來,倘若這中間自己需要資金周轉,恐怕會很難。

然而表伯卻惱羞成怒,在電話裡說:「不借的話就斷了來往吧,就當沒這門親。」

掛上電話,讓自己心情平靜了一下。本覺得該生個氣,但卻笑了,對待這樣的親戚,生氣坑害的只是自己,斷了親戚,損失的也不是我們一家人。

又何必拿別人來懲罰自己呢?再說,即便我有金錢支配的自由,為什麼一定要借給一個不懂得感恩的人呢。

作家莫言先生說:「從小被教育愛這個愛那個,其實很簡單,在你最困難的時候誰愛你,你就愛誰!」

誰的心裡都有一桿秤,誰對你好,誰值得你對他好,這個顯而易見。

親戚之間,不存在誰幫誰的義務,維繫也是靠彼此的情分。

那些對你有過幫助的人,一定不要輕易辜負了他們。也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圍內,盡可能給予他們最大的回饋。

至于在你困難時對你落井下石的人,只是表面的親戚,不必掏心掏肺,也更不用浪費自己的血汗錢。

如果相互之間情分早已不存在了,沒必要再刻意精心地維護著。反倒是斷了關係,還自己一片清淨,何樂不為呢。

我的那位堂姑姑,這麼多年來,一直和父母保持著密切的聯絡。

雙方家裡的大小事情,都會互通有無。堂姑父生病住院,父親跑前跑後,動用自己所有的關係。他從來不輕易去求助別人,可是他卻說姑姑一家值得。

而我那時創業,姑姑把自己的養老錢拿出來。我問她不怕我給折沒了,她笑著拍拍我的頭說:「怕啥,還有你爸媽在呢。」她的話很樸實,卻讓人無比感動。

好的親戚,就是你生命中的貴人,他們的存在,是讓親情變得更加溫暖。

而壞的親戚,他們只想到能從你身上撈取什麼好處,等你有需求時卻躲得遠遠的。

所以,當你分辨出他們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時,就沒必要再虛與委蛇、刻意逢迎了。大家維持表面上的客氣,也僅此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