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歲男孩年入8億】:為什麼職場上,「能幹」總不如「會說」的人混得好?「4個」和錢有關的道理,越早明白越好

佩珊 2021/06/10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讓我陪你一起滋養自己、療愈自己、悅納自己,沉澱靈魂的香氣。

我是小編佩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餘生,請過最好的人生,做最棒的自己!

《福布斯雜誌》公佈2020年YouTube博主收入排行榜,年僅9歲的裡安-卡吉登頂榜首。

裡安擁有4170萬粉絲,單個視訊最高點擊量20億,全年收入近3000萬美元,折合新臺幣8億多。

早在2015年,裡安開始上傳玩具開箱視訊,堅持更新4個月後,視訊流量開始激增,玩具廠商爭相合作,為他帶去源源不斷的財富。

今年,已是裡安第三年蟬聯YouTube收入榜首。

網友紛紛感慨現實的魔幻,6歲,也就是許多人在校門口喊「媽媽別走」的年齡,但男孩已實現成年人都夢寐以求的財務自由。

但這種魔幻不是偶然。裡安的成功離不開對受眾群體的精准把握,他知道如何讓自己的視訊吸引同齡孩子。

有家長就說自己孩子每天要看裡安的視訊幾個小時,感覺他像身邊的朋友一樣。

這也是為什麼同樣做玩具測評,裡安能在諸多播主中脫穎而出。

裡安的成功是很難複製的,但把他的經歷剖切開來分析,你會發現其實賺錢這件事,往往就落在幾個基本概念上。

只要把最本質的道理搞明白,成功很多時候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一、人的努力,隨年齡不斷「貶值」

知乎有個熱門討論:35歲前年薪百萬的人,都具備哪些能力?

有個高贊回答讓人印象深刻,除去個人的成長經歷,答主特意強調了個人努力。

他說:

「人這一生看著很長,能衝鋒的日子就那麼幾年,而且努力這玩意是逐漸貶值的,越往後越不值錢。」

仔細想想,的確如此。

要論哪個階段的努力對現在的自己影響最大,必然是求學時期和剛入職的時候:

讀書時,努力直接關係到高等教育資源的分配。

職場中,領導也總對努力的新人投以嘉許的微笑。

可對於一個老員工,情況便完全兩樣了,對他們來說「努力」甚至算是貶義詞。

歸根結底,是因為量化維度發生了變化。

求學時期,成績是個人能力唯一的評判維度,作為成績的強相關因素,努力自然有著舉足輕重的意義。

同樣,職場新人沒有太多專案經歷,領導只能先以工作態度來判斷一位後生是否值得培養。

但隨著工作深入,業務環境的複雜梯度不斷攀升,個人競爭力逐漸很難用單一或幾個維度來體現,而只能具化為實際的價值產出。

職場劇《平凡的榮耀》裡有這麼一段情節。

領導問剛進組的孫奕秋:「你覺得自己有哪些賣點?」

孫奕秋挺著胸脯說:「我會比所有人都要努力!」

領導聽了大為失望,反問道:「能來我們公司的誰不努力?」

要知道,你所處的環境已是層層篩選後的結果,大浪淘沙之下,努力的價值在不斷稀釋後,不過是一張入場券。

若想在職場持續增值,努力是本分,關鍵還在於擺脫將努力作為唯一籌碼的局面,越快越好。

縱觀所有行業,概莫能外。

二、比努力更重要的,是搭建自己的系統

努力貶值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努力並不一定輸出價值。

而一個人的收入,卻永遠等於他的價值產出。

有人會問:那些紈絝子弟不學無術,能有什麼價值,憑什麼那麼有錢?

但事實上價值要通過系統產出,就像我們學了本事,如果不工作,個人價值也無從談起。

放在富二代身上也是如此,即使他們啥也不會,但父輩留下的產業和決策團隊已構成完整的價值輸出體系,只缺一個名義上的繼承人使其運轉。

從這個層面上講,我們和富二代的區別就在於後者天生擁有系統,我們則要自己搭建系統。

而每天逼自己上班,到頭來不過是幫別人運轉系統,所以比起這種努力,更重要的是搭建自己的系統。

系統的優勢在於一旦建立起來,即使你不去操作,也能自動調集資源,產出價值。

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提到這樣一個案例:

工廠技工平均每人每天生產20個扣針。

可通過將扣針的製造工序拆分,每人負責某一環節,那麼平均每人每天能生產48000個扣針。

這個體系的設計者沒生產一個扣針,資源卻在他手中實現利用率最大化,他的價值輸出就大於所有技工輸出的總和。

為什麼埋頭搞技術的人總混不過技術一般卻能說會道的人?

因為「能說」本身就在搭建一個門檻較低的系統,當一個人說話能正向影響領導和同事,資源就在無形中調用了。

職場中,滿足崗位需求的人做線性疊加,牛逼的人則用系統來做乘法,甚至冪運算。

當然任何系統都需要底層邏輯的支撐,這是一個要下功夫琢磨的過程。

譬如做自媒體,看似門檻低,但為何很多人賺不到錢?

不妨捫心自問:你拆過多少爆款文章和視訊?用哪些維度考察平臺調性?受眾群體偏好怎樣的風格?如何能為他們提供更多的價值?

如果只是想當然認為隨便寫寫就能獲得流量和收益,毫無體系化思維,受眾憑什麼為你買單?

三、所有成功,都是基於認知的變現

曾有朋友對我說,「賺錢是認知的變現」這句話是最大的謊言!

我讀這麼多年書,怎麼說也比9歲孩子有見識吧,憑什麼我一年賺那麼點?

這個判斷的錯誤在於,把資訊的累加等同於認知的累加。

認知不是「認識和知道」,而是看破本質的能力。

市場化社會中最本質的是供需關係,這幾乎是所有系統的底層邏輯。

裡安的測評切中全世界小孩的需求,從這個層面上講,有幾個大人比他更懂玩具?

在成年人主導的世界裡,能察覺被頻繁忽略的孩子的需求,更是認知力的最高表現形式。

美國銷售界傳奇人物西德尼-弗蘭克曾從德國引入Jagerneister。

這款酒的口感極具刺激性,甚至說得上難喝。

當地雜誌社甚至寫文章批判,認為傻子才會買這種來自黑暗料理界。

這種情況下想讓Jagerneister有個好銷量,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可弗蘭克偏偏就做到了,用的還是一種匪夷所思的方法。

他把罵Jagerneister的文章印了好幾百份,在各個大學門口張貼。

結果Jagerneister的銷量立刻暴漲,成為青少年群體熱捧的對象。

因為被官媒批判的事物,會給他們帶來個性釋放的快感,以至於那個時期,喝Jagerneister成了年輕人彰顯自我的標誌。

當所有人對Jagerneister的認知停留在口感需求的層面上,但弗蘭克卻敏銳捕捉到叛逆群體的心理需求。

你說,賺錢是不是認知的變現?

相比前面提到的「努力」和「系統」,「認知」就沒那麼有跡可循了,需要一個悟的過程。

一個能促進「悟」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是用心體驗生活。

工作要快,生活要慢。

當你在生活中某個瞬間突然覺得有什麼戳到了痛點。

那麼恭喜你,這很可能是成千上萬人的感同身受,此時你或許已站在一個風口前了。

四、獲得機會的前提,是配得上

每個白手起家的大佬都有傳記,可為什麼他們的奮鬥史讓人看著沒代入感?

或許是因為,很多人只看到了他們的「開掛瞬間」。

就像很多人看到李嘉誠遇莊靜庵,就把《李嘉誠全傳》給丟了,心想反正這種好事也輪不到我。

但把思路倒過來想想,假如貴人此刻就在面前,你能通過展示什麼讓他助你平步青雲?

關於機會,一個顛撲不破的道理就是它時刻存在于周圍,同時又帶著層次壁壘,沒到那個層次,我們是看不見的。

譬如追一位女神,你總抱怨沒有表現的機會,但其實每次擦肩而過都是機會,只是你很平凡,沒引起她的注意。

有人說:「追上女神的最好方法,就是讓自己配得上女神。」

同樣的道理,想獲得機會,也得先配得上機會。

很多人最大的問題並非看不到機會,而是得不到即時回饋,就對自己做的事產生懷疑,因而堅持到一半就不再往更高層次攀爬,最終止步當下,甚至退回到原地。

哪有那麼多天選之子?最牛逼的成功背後,永遠都源自傻瓜一樣的堅持。

而把這些最本質道理想明白的人,即使機會遲遲未到,他們也一點不會焦慮,因為他們知道綠洲在前面,繼續跑,就肯定會到達。

願每個默默堅持的人,都將遇上生命的綠洲。

好看的皮囊千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歡迎關注@我是太陽會發光 ,願與你分享有意思、有意義的生活,與你一起獨立和改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