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喪,請積極地喪」|你需要掌握「積極喪」的能力

佩珊 2021/06/27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讓我陪你一起滋養自己、療愈自己、悅納自己,沉澱靈魂的香氣。

我是小編佩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餘生,請過最好的人生,做最棒的自己!

用「喪」來形容自己的生活狀態,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

剛剛過完頭腦不夠清醒的週末,放眼望去,捷運上的打工人們都目光呆滯。

 朋友們聊天最有共鳴的幾個表情包,永遠是 「累了」、「毀滅吧」、「悲傷那麼大」

如果你細細去看,每一個人的「喪」都是肉眼可見的。

但另一方面,大家好像又過得非常積極、且努力。

該加的班還是加,該學的習還是學, 並不會因為口頭的「喪」就在行動上真實地躺平

這種又積極、又喪(所謂的持續性積極、閑歇性喪)的心理狀態,有網友給它命名為 「積極喪」

聽上去有點可愛,又有點辛酸。 

前段時間,脫口秀演員李雪琴還在採訪中提到了:

老實說,這樣的心理狀態,已經成為了很多年輕人的常態。

今天的文章就和大家聊聊, 心理學上怎樣解釋「積極喪」,以及「積極喪」對我們的生活來說究竟是好是壞?

帶救生衣上船的人

要「積極」,不要「喪」

只有積極樂觀,才能過上更健康、更充實的生活。這是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不斷被告知的一件事。

而上個世紀80年代,著名心理學家 Nancy Cantor 的一項研究,打破了這個看似「真理」的觀點。

Nancy 發現, 雖然「喪」(悲觀主義)通常被視為一種消極的特質,但是,有一種積極的悲觀主義,卻可以成為人們應對焦慮、恐懼和擔憂的認知策略

簡單來說,就是人們會通過降低評價、降低期望的方式,來讓自己對潛在的失敗做好準備,並同時激勵自己努力奮鬥以避免真的失敗。

聽上去是不是和當下流行的「積極喪」如出一轍?

圖 / 《四重奏》

Nancy 將這種策略命名為 防禦性悲觀(Defensive pessimism),而擅長使用這種策略的人則被稱作 防禦性悲觀者(Defensive Pessimist)

這裡有12條防禦性悲觀者的常見想法或行為,看看與你是否相符?

一個防禦性悲觀者,或者處於防禦性悲觀情緒中的人,實際上是在用一種有效的、適應性的方式來利用悲觀主義。

他們的情緒是更冷靜的,他們知道什麼是最壞的情況,以及遇到最壞的情況應該如何面對和處理。

就像美國作家 Lisa Kleypas 說的那句話:

「我喜歡悲觀主義者,他們才是那些帶著救生衣上船的人。」 

你想不到的,

關於「積極喪」的好處

所以現在你知道了,「積極喪」並不會讓你更「喪」。

相反,它通過口頭或者態度上的「喪」,在讓你更「積極」地面對生活或者工作中複雜又多變的任務。

這也是為什麼你不難發現,身邊越是「積極喪」的人,往往越能夠把一件事幹好。

圖 /  北野武被認為是「積極喪」的代表人物,人生觀極「喪」,但不影響他的藝術成就。

Norem & Chang 的研究證實了這一點。

他們發現,防禦性悲觀者隨著時間的推進,他們的 自尊和滿足感顯著增加,在學業上表現更好。

並且 在個人目標上,他們比同樣焦慮的、但不使用防禦性悲觀策略的學生 取得更大的進步

可以說,防禦性悲觀策略,對於我們解決問題有著很大的好處,這些好處包括:

1)減少焦慮&提高控制感

心理學教授 Julie norrem 是「防禦性悲觀」的主要研究人員,她發現, 防禦性悲觀是一種非常有用的降低焦慮的認知策略

就拿一次談判來說,防禦性悲觀的策略會使你進入到「焦慮的深處」,將「焦慮」分解成一個個具體的「問題」。

再根據這些具體的「問題」做好充足的準備,以避免壞結果的發生。

也就是說, 「如果你不自己親身體驗並進入焦慮,就很難洞察在其中讓你感到無助的究竟是什麼。」 

2)接納你的真實感受

研究表明, 當我們內心感到恐懼和焦慮時,試著「保持樂觀」只會讓情緒更加糟糕

你會明確地感知到,自己的大腦在欺騙自己的行為,這種認知失調會增加你的焦慮感。

然而,當我們使用防禦性悲觀策略時, 我們實際上承認了自己的真實感受:我是害怕的,我是焦慮的

你不需要向它們屈服,讓它們阻止你的努力;相反,你可以識別它們並使用它們。

這也正是所謂的「當你正視焦慮和恐懼時,它就開始失去壓制你的力量」。

3)把消極的自我對話變成一種優勢

也許有人認為,防禦性悲觀是一種「消極的自我設限」。

事實上,它們有著本質的區別。

和防禦性悲觀一樣,自我設限也包括告訴自己事情最壞的方面, 不過它會涉及到某種「自我破壞」和「缺乏準備」

而防禦性悲觀涉及的,則是「過度準備」,它把消極的自言自語變成了一種準備上的優勢。

雖然它和自我設限看起來是相似的過程,但實際上會產生完全相反的效果。

防禦性悲觀,並不是我們常說的,杯子有一半是水,悲觀主義者總是傾向於看到有一半是空的。

對防禦性悲觀者而言, 「悲觀主義」只是一種工具,他們接納了「半空杯子」的現實,並通過「悲觀」激勵自己找到更合適的解決辦法

他們的確是「喪」的,但他們同時讓「喪」擁有了價值。

防禦性悲觀者VS戰略性樂觀者

那麼,最後我們討論一個問題: 防禦性悲觀的策略,對所有人都是有利的嗎?

答案是否定的。

Julie norrem 在研究防禦性悲觀的過程中發現,有一部分人習慣利用「悲觀」,而另外一部分人習慣利用「樂觀」。

這種對「樂觀」的利用,和我們所熟知的「看開一點」差不了多少。

它指的是,在事情發生之前對自己的表現產生樂觀期待,甚至樂觀幻想,以激勵自己更好地完成任務,這種策略被稱作 「戰略性樂觀」(strategic optimism),同樣,習慣使用這種策略的人被稱作 「戰略性樂觀者(Strategic Optimist)」

為了研究這兩種類型的人,Julie norrem 做了一項實驗,結果表明:

簡單總結以上的發現,防禦性悲觀和戰略性樂觀的有效性取決於個人,一些人受益於防禦性悲觀,而另一些人受益於戰略性樂觀。

沒有哪一種策略對每個人都好,重要的是明確自己是「防禦性悲觀者」還是「戰略性樂觀者」。

在日常的語境中,我們常常認為,「積極」(樂觀)是有益的,「喪」(悲觀)是有害的。

而 Julie norrem 的研究向我們傳達出了一條重要的訊息,即:

悲觀和樂觀只是我們在面對生活的未知時,所採取的不同的認知策略,它們沒有好壞之分。

長期以來,人們在「必須表現得積極樂觀」這一點上,承受了過分的壓力,這其實是比「喪」更有可能帶來負面影響的事。

所以,如果你是一個 「樂觀向上」的人,那麼恭喜,請你繼續保持對生活的熱情。

但如果,你是一個 「積極向喪」的人,也沒關係,認清現實的殘酷,或許正是你與這個世界相處的方式。

總之,關鍵在於,維持自己的內心秩序,而不必向任何人證明。

參考文獻

[1]Norem, J. K., & Chang, E. C. (2002). The positive psychology of negative thinking.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ology, 58(9), 993–1001

[2]PositivePsychology:The Upside of Defensive Pessimism: The Potential Benefit of AnxietyQuiz:Are you a defensive Pessimist?Betterhelp:What Is Defensive Pessimism, And Is It Healthy?Thecut:Are You a Defensive Pessimist or a Strategic Optimist?

好看的皮囊千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歡迎關注@我是太陽會發光 ,願與你分享有意思、有意義的生活,與你一起獨立和改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