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很貴,請遠離所謂「為你好」的人

禾熙 2021/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別人說「我是為你好」的出發點是想用自己的過往經驗來為我們指明方向,因此我們不能因為一句「為你好」就把他人判定為自私。

但他們站在自己的立場,用自己的價值觀來試圖掌握我們的人生,最後事態極有可能演變為道德的綁架。

真正的「為你好」,從來不是自以為是的好意,而是換位思考後的如他所願!

「我是為你好」往往囿于自己的三觀

「為你好」的背後隱藏著對方深深的優越感和控制欲。

大多數人都習慣于站在自己的立場上,以過來人的身份對別人評頭論足,用自己的價值觀去衡量別人的生活。

可如果每個人的人生軌跡都一模一樣,那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多樣性可談。

這些人站在自己的立場和思維上,同時摻雜一些經驗之談,就構成了對其他所有人通用且不接受反駁的「為你好」。

他們通常會預先選擇你的決定帶來的弊端進行洗腦,打破你的願景,剝奪你試錯的權利。

而這些所謂的不利影響很可能來自于他們自己的三觀和生活方式,是否會真實作用于你的生活仍是一個未知數。

若你執意堅持自己的主張,在未來某一天恰好遇到了他們口中的那些棘手事情,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幫助你解決問題,而是先以一種「你看你當初不聽我的」的態度來嘲諷你。

通過這種方式維護自己過來人身份的權威性和正確性,並將自己置于道德的制高點,其實不過是想操縱別人的生活,讓別人活成自己心中的樣子,並不真正在乎別人的感受。

不僅是朋友關係,父母和孩子之間也是如此,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正確和絕對錯誤的道路。

因此父母的「為你好」也不應該主觀認為什麼是正確的,就強迫孩子照這個要求去做。

而是應當在遵守原則的前提下讓孩子勇于嘗試,給予他們失敗後重新站起來的勇氣,以此獲得豐富的人生體驗。

「我是為你好」通常沒有進行換位思考

每個人的身邊都有一些標榜著「為了你好」的朋友,乍聽上去應該感激涕零,可在我看來,這絕非高尚的慷慨之舉,更像是精緻的越俎代庖。

思想家愛爾維修曾發出如下感歎:「這個世界上有多少傷害是打著‘為你好’的名義做出的!」

事實確實如此,無論是對親人的牽掛,還是對朋友的在意,仿佛只要前面加上一個「為你好」,壞的都會變好,打擾變成了關心,傷害變成了情有可原,過分更成為了理所當然。

所有的「為你好」都在大聲宣告:我來替你做出決定,所以你必須要領我的情。

當我們在給予別人幫助的時候,是希望對方過得更好,而非因為我們的幫助感到為難甚至是不悅。

因此這需要我們學會換位思考,多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畢竟要「為」到點子上才是好,否則我們的好心幫忙極有可能變成添堵。

其實時間久了就會發現,我們不必太過在意某些朋友的建議,朋友的意見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也大機率是以「為你好」的前提而提出。

但仍然要結合雙方的關係深淺來進行細心篩選,再去思考他說的話對你來說是真的有利,還是僅僅為了讓你獲得短暫愉悅的意見,不然他未經思考就隨口說出的話很有可能會讓你做出一些後悔的決定。

「我是為你好」容易演變為道德綁架

「為你好」就像是一塊道德綁架式的的髒抹布,而它幾乎存在于所有的關係模式裡。

這句話聽上去似乎是「我站在你這邊」,但實際上可以理解為「我就在這裡站著,你必須過來和我站在一起」。

通常用來攻擊那些「不知好歹」的人,以此發洩由于對方不領情而產生的惱怒,而在這個過程中,對方也莫名成了千古罪人,被迫強塞了無數的羞恥感和愧疚感。

這實際上是失去了邊界感,變成了單方面發起的道德綁架,想要把自己的思想植入別人的腦袋裡,以此來滿足腦海中「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幻覺。

要知道,真正疼愛你、珍惜你的人都懂得換位思考,也絕不會輕易打擊或污蔑你,因為很多話一旦說出口就會給對方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

曾有人問我:「你覺得‘為你好’算不算是道德綁架?」

我的回答是:算!當然算!

這個世界上有多少罪惡和傷害都是以「為你好」為藉口的。

而且這種傷害完全不會帶來任何愧疚和反思,反而會佔據道德的上風,因為它往往意味著:我要合情合理地干涉你的生活,而你不能提出任何反對意見。

但實際上,真正的「為你好」並不是以愛之名來操控對方的心,而是讓對方切身感到幸福和心安。

有時候,雖然素未謀面。卻已相識很久,很微妙也很知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