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連打5個電話,我都沒接」不想當老好人浪費時間,有些人得罪就得罪吧

禾熙 2021/11/22 檢舉 我要評論

我的好朋友 楊律師,是一個解決問題的高手,她教給我的很多識人、和人打交道的方法。

最近,她教會我一招超級厲害的社交技巧, 可以說是處理人際關係的最後一招:放棄。

這招用起來,真是太爽了

01

年假期間,我倆正在聊天,她突然吐槽,有一個同事小美(化名)沒有提前留言給她說什麼事,就一直瘋狂的打電話,連續打了5個,每一個都響很久,但是呢,楊律師告訴我,她都沒接。

我很納悶,為什麼不接電話呀?同事是不是有什麼急事?

楊律師分析, 「大機率又有什麼當事人的問題解決不了,讓我去幫她做諮詢。」

楊律師是一個特別熱心的人,平常在公司經常幫別的律師出主意,解決問題,為什麼到了這個同事,她就不理了呢?

幫多少忙,幫到什麼程度,要看關係,也看交情。

她和小美不太熟悉,同事兩三年了,也沒有什麼太多的交集,前面倆人打過幾次電話,每一次,都是小美有事情諮詢她,從來不留言說什麼事, 也不管楊律師是不是在忙,是不是方便,直接電話打過來。

如果不接電話,她就不停地打,每次電話都要打很久, 一定要把自己的問題解決了才作罷。

還有, 小美經常打著合作名義,讓其他同事幹活,做成了卻不提分利益的事。

有一次,她讓楊律師陪著去見一個案子的當事人,結果去了才發現是一個很小的案子,小美知道楊律師是不會願意做這樣的案子,但就是以合作為由忽悠她去了。

楊律師付出了小半天的時間幫忙做諮詢,後來案子談成了就沒她什麼事了,小美連後續都沒有跟她說一聲。

所以,這次電話響起時,楊律師就知道,小美肯定又是來諮詢的,因為沒有其他交集,除此之外,也不會有其他事。

假期結束後,小美來問楊律師,「我放假給你打電話你沒接,你忙什麼呢?」

楊律師直接回答: 「我沒忙,休息了。」

對方就感慨:「我忙死了,加班很多天。」

聽到這個回答,楊律師更確定,沒有接電話太對了,「 你加班是你給自己掙錢呢,跟我什麼關係啊?你又不給我分錢,我又不欠你的,你加班我還要陪著嗎?」

以楊律師的情商,找一個體面的理由,很容易就過去了。

可她並沒有選擇這麼做,為什麼她如此選擇呢? 她對關係的理解和判斷維度,給了我一個看待和處理社交關係的新視角。

02

楊律師和我探討過這事,也說了她的想法。

其實,她挺佩服這樣的人,從來不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目標很明確,不管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拿到自己要的東西。

他們本可以先發訊息問,讓別人有一個心理準備,但這麼做有一個風險,就是,對方只是簡單的回復,沒有給到他們想要的答案。

所以這類人直接電話、語音打過來,一定堅持問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解決自己手中的問題。

一般人礙于面子,就算心裡不舒服,也會滿足這些人的需求。

他們另一個同事,老好人,就經常被小美麻煩,比如借辦公室、幫著諮詢等等,但就是抹不開面子拒絕,簡直是苦不堪言。

楊律師說,你一旦搭理這樣的人,根本不是浪費一兩次時間的問題,這個行為會一直進行下去,原因很簡單,對方覺得這樣可以達到目的,就會持續這麼做,侵犯你的邊界。

楊律師強調, 這樣的人,這樣的毛病,她不想慣著。

她的當事人都很遵守她的規則,一般過節不給她電話。客戶尚且如此,她為什麼要浪費時間滿足這個只是一味想從她身上索取的人?圖啥呢?

我問了一個大家普遍可能會擔心的問題, 你不怕得罪她嗎?

她反問我:「 不得罪她有啥好處啊,天天就是被白嫖,免費給她諮詢或者談案子?再說,她最多跟同事吐槽我,但以我倆平時的行事作風,公道自在人心,也不會有人聽她的。」

楊律師繼續給我分析:

這樣的關係根本就沒有維繫的必要,維繫也是單方面地投入我的時間和精力,還不如把這個時間和精力拿來休息。

而且電話打得越多,我越不能接,打到四五個我接了,幫了忙,她大概也不會感謝我,會覺得是自己努力爭取才得到了答案,而我沒有在第一時間回應是對她的不尊重,幫了忙,我可能也得不到真誠的感謝。」

用得罪人建立邊界,雖然粗暴,但是有效。

我就是告訴你,我不想和你來往,你別找我了,我不想和你有任何關係。

這也是她在很多合同談判中,和當事人分享的最後一招:放棄。有時候,為了維繫一段千瘡百孔的關係,妥協那麼多,不如放棄,而事實證明,很多時候,放棄是多麼明確的決定。

03

楊律師因為職業緣故,更容易識別出來像小美這樣的人,因為她們就是靠時間換取收入的, 要是寶貴的時間都被這類人白白占去,那真幹不了啥了。

但律師嘛,一開始別人諮詢問題,還是要熱情一些,說不準就有什麼合作。

這也是楊律師一貫的原則, 只要身邊人和朋友,第一次請她幫忙,她都誠意滿滿,通過合作一次,來更好地去判斷對方是否是好的合作對象。

2020年,機緣巧合,楊律師報了一個線下的課程,認識了不少同學,蘇哥(化名)就是同學之一。

蘇哥告訴他們,他主要的苦惱,就是錢太多了,生活沒意思,「我太有錢了,每天過著味同嚼蠟的生活。」

這個說法出現在各種場景中,只要同學們有什麼工作或事業上的困惑,大家討論幫著解決時,蘇哥都要強調他的煩惱,就是太有錢了,感覺生活好無聊。(其實,我想說,真的好討厭)

我也是很好奇,到底多有錢?

去年,他找楊律師幫忙,讓她幫著寫了兩三個合同以及一個方案。也就是這個機會,楊律師看了他們公司財報以及股東構成,判斷下來,一年他可以拿到的淨利潤,不到600萬新臺幣。

這個錢,也不至于膨脹成這樣吧。

這些活,對楊律師不是什麼複雜的工作,但投入的時間,精力,人力,哪怕是友情價,怎麼都得四五萬。

但蘇哥別說給錢,就是一頓飯也沒有請過楊律師,就說對公司原來的法律顧問不滿意,準備合同到期,簽給楊律師,可是到期了,也沒有以後了。

經過這麼一輪,楊律師就知道這個人是什麼人, 人不壞的,就是擰巴,有點虛,可是,她不想浪費時間和這樣的人交往。

按理說,這樣兩個人之後也不會有什麼交集了。

這件事的後續更精彩,蘇哥去找一個美女同學一起吃飯,楊律師剛幫她打贏了一審輸掉的案子,本來要賠300多萬,二審贏了。

這事大家都知道,蘇哥就問:「你給她錢了嗎?」

這位美女同學給錢了,並且誇楊律師真的盡心盡力,還只收了友情價,要是找別人,花至少10萬不說,還不一定能夠像她這麼用心。

大家也都知道蘇哥找楊律師幹活了,美女同學順便就問:「給你幹的活,給錢了嗎?」

蘇哥就提了一句,他還沒給錢。

美女同學,不但人美,還特別直接,很為楊律師打抱不平,說:「你這不是白嫖嗎?」

這讓蘇哥多少有點面子掛不住,畢竟他一直標榜自己很有錢。他說出了自己的擔心,萬一楊律師給他要一個5萬怎麼辦?(當時提前報過價的,友情價5萬塊錢,他明顯不想給呀,才有這個擔心)

美女同學是中午說的他,他應該糾結了很久,傍晚7點多,給楊律師訊息留言了,解釋了特別多,就是前段時間公司太忙了,上次合作也沒談成。

總之,意思就是上次讓楊律師幫忙寫的合同和方案,最後都沒用上。

蘇哥說,「可是你畢竟付出了精力,這兩件事的費用我得付,你看多少錢?我給你付個辛苦費,可以不?」

楊律師就回復了幾個字: 「你休息吧,晚安。」(楊律師這個回復,很妙啊。)

楊律師早就分析到了, 他給錢不是真實的目的。

蘇哥內心裡很在乎錢,覺得別人都這樣,他就堅持說給錢。

如果楊律師隨便客氣幾句說,不要錢了,對方就會說,這是你說的,不怪我呀。

如果楊律師直接報價,要錢,根據楊律師對這類人的了解,他們會討價還價,各種折騰,錢給不了多少,也不會情願, 還可能反過來吐槽楊律師不厚道、獅子大開口什麼的。

經過判斷,楊律師覺得 不搭理對方是最好的選擇,要不然容易掉坑裡。

顯然楊律師的回復,不能讓他滿意,他就不依不饒,一直發訊息解釋,甚至說楊律師這是很情緒化的反應。

那會才晚上7點多,楊律師也沒什麼事,故意逗他,他說的每個問題,都懟回去,不讓他繞。

他被犀利的楊律師逼到了死角,終于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就是以後,大家都不要提這事了,這會讓他很沒面子。

蘇哥的真實目的: 他不想付出,但還想自己心安理得,就想讓楊律師客氣兩句,不要錢,這事就過去了。

回頭,說起來這事,他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我要給你錢的,是你不要。」

可是楊律師,為什麼要滿足他,讓他內心舒服呢?

不過這事哪怕直接問楊律師給錢沒給錢,她也會說,沒有,因為實在找不到替他掩飾的必要啊。

這事變得多麼有趣,「 我可以做,別人不能說。我可以占你便宜,但是你和別人說我,就是你看重錢,就是你小氣,就是你計較。」

這也雙標得太厲害了。

這事就這樣結束了,蘇哥沒有拿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也不堅持給錢了。

其實,楊律師經過合作這一次,已經在內心裡放棄了這段關係,見面打聲招呼,深交就算了。

並且她也用實際行動告訴對方, 我不會滿足你所謂的面子。

04

楊律師說, 她得罪人,自己是知道的,所以,當對方吐槽她,她也認。

因為她主要目的,就是停止這種無意義的消耗性來往。

她想的是:「我就是不要當老好人,只要你別來煩我,你說什麼我都認。」

有些人際關係,真的太消耗心力和時間了。這樣自我中心,只會考慮自己,不在乎別人的人,和他們在一起,不但要付出,真的也特別累。

我們的生活已經那麼不容易,幹嘛還要委屈自己,去和這樣的人周旋呢?

有些工作中,為了達成自己的目標,會妥協很多,但大多數時候,也沒有那麼多需要妥協的,所謂的面子和周全,真的有那麼重要麼?

一直以來,在關係中,「說放棄」對我來講都是一件很難的事,我想要每個人都評價我好。

可是真的真的好累,這一年,我就有幾件人際困惑,但我和以前不一樣了, 我真的突破了,不管你如何想,我就是要選擇放棄了。

起初會有不適,但當有更多精力去處理事情,內耗也少了, 反過來過得更好了,是真的好爽!

被喜歡是需要很多力氣和勇氣的, 很多時候,我們更需要的,是被討厭的勇氣。

如果一段關係,消耗我,讓我不快樂,那麼我寧可被討厭,也要鼓足勇氣,停止這段關係。

用行動告訴對方——不管你怎麼樣,我就是不想和你交往了。 我就是要放棄這段關係,一點努力都不想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