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五十,本事再大,也要警惕病來找】人如果沒有時間休息,那就一定有時間生病

禾熙 2021/08/0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人生的旅程中,你我相遇,便是緣分。我是禾熙,請與我一起感受世間美好,活出想要的人生!

 

賈平凹在散文《人病》中寫道:

「我們是病人,人卻都病了。」

1993年,41歲的賈平凹創作出《廢都》,此後著作等身,成為中國當代文學的領軍人物。

但是,他卻不止一次說「我有病」,並且總結出三種「病症」。

這是一個作家的自嘲,也是對人生的一種告誡:

本事再大,也要警惕三種病,才能不蹉跎歲月,得到生活的厚愛。

1.身體的病

俗話說:「五十歲以前,人找病;五十歲以後,病找人。」

一個人正當壯年時,意氣風發,生命力飽滿,但人到五十,身體難免開始走下坡路,才懂得無病一身輕是多大的幸福。

榮華富貴也好,一貧如洗也罷,都是過眼雲煙,疾病面前,人人平等,錢賺再多,人卻病倒了,花再多錢也買不回來。

你如果沒有時間休息,那麼一定就有時間生病,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才是下半生最好的投資。

聽到有人連續40年不生病,真的不可思議,難以置信。

直到後來,我看到了被譽為「棧橋一景」的跳水網紅爺爺張全通的故事。

1942年出生的張全通今年79歲,他皮膚黝黑,肌肉線條明朗,和其年過七旬的老人截然不同。

張全通還親口對記者說:「30歲以後,我從沒有生過病,連感冒都沒有。」

他是怎麼做到的呢?

每天堅持慢跑2公里,游泳30分鐘,天寒地凍也不例外。

從31歲到現在,堅持了整整48年,得到的回報就是:他的身體狀態,比同齡人要年輕20歲。

其實身體健康真的不難,一日三餐按時按量吃,早睡早起,作息規律,每天運動半小時。

難嗎?自律的人都能做到。

人到五十,有人可以在清晨早起,輕快地在公園遛彎慢跑,甚至游泳打球;有的人卻只能整天整天躺在醫院的床上,透過窗戶看外面的世界,偶爾坐在輪椅上被推著曬曬太陽。

《小窗幽記》裡說:「身上無病,心上無事,春鳥便是笙歌。」

健康和不健康,過的完全是不一樣的人生。

與其羡慕他人的身強體壯,不如從現在開始堅持運動。

人到五十,好好活著就是上天給我們最大的饋贈,身體沒病沒災是我們最深的福氣。

2.心情的病

路遙在《人生》中說過一段話:「生活總是這樣,不能叫人處處都滿意。但我們還要熱情地活下去。人活一生,值得愛的東西很多,不要因為一個不滿意,就灰心。」

世界遼闊,值得愛的東西很多,千萬別因為一處不如意,就灰心喪氣。

人到五十了,沒什麼過不去的事情,只有過不去的心情。

接下來的日子,把心情照顧好,比什麼都重要。

曾讀過一個故事,簡單卻富有哲理。

有位老禪師,對自己養的蘭花,愛之若命。

一次他外出雲遊,在臨行時將蘭花託付給弟子好好照料。

誰料到,弟子在澆水時不小心將一盆蘭花打碎在地,蘭花也救不活了。

弟子心裡非常害怕,老禪師一回來,就跪在地上請求責罰。

然而,老禪師並沒有生氣,反倒是笑著安慰弟子:「我養蘭花,不是為了生氣的。」

是啊,養花是為了愉悅心情,我們每日忙忙碌碌,也是為了幸福。

《寬心謠》裡說:「日出東海落西山,愁也一天,喜也一天。遇事不鑽牛角尖,人也舒坦,心也舒坦。」

開心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人活的就是個心情。心大了,事就小了,人生際遇也就自然而然好起來了。

人到五十,更能明白千金易得,光陰難買的道理,當然要隨遇而安,怎麼開心怎麼活。

餘生不長,願我們都能雲淡風輕,百事不憂心,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樣,驅散心中的悲傷。

3.靈魂的病

很喜歡賈平凹在《我有病》中的那副對聯:

平生一片心,不因人熱;

文章千古事,聊以自娛。

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賈平凹年輕的時候,也並非沒有爭勝之心,也有為名利奔波的時候。

尤其是人到中年,生活和事業進入一個爆發期,功名利祿也隨之而來。

但是越是在這個時候,越是要警惕,千萬別陷入名利的漩渦,讓靈魂被欲望吞噬。

賈平凹曾經問過自己一個問題:

「人的一生到底能做些什麼事情呢?」

後來他恍然大悟道:

「當五十歲時時候,不,在四十歲之後,你會明白人的一生其實幹不了幾樣事情,而且所幹的事情都是在尋找自己的位置。

在屋前種一片竹子不一定就清高,突然門前客人稀少,也不是遠俗了。還是平平常常著好,春到了看花開,秋來了就掃葉。」

人生,最難得的是放下。

只有懂得釋然,學會放下,我們才能活得更加通透、更加幸福。

肖伯納曾經說過:

「我們的痛苦,源自無止的欲念、無盡的攀比、無休的爭鬥。

讓欲望淡些,所有的擁有終將失去;讓心態寬些,你爬得再高終要下來。」

人一旦欲望得不到滿足,便會感到煩惱,自卑,痛苦。

即使欲望暫時實現了,又生怕會失去或者又有了更大的欲望。

因此,我們的身心永遠在苦海中沉浮,永無出頭之日。

靈魂之病,正是病於世俗無止盡的功利。

看過《中國當代名人文化錄》的一則報導,當初他們想要給錢鐘書做專訪,卻被錢鐘書婉言謝絕。

當時不少人都勸錢鐘書,說有很多酬金和曝光率。

錢鐘書卻淡淡一笑,說道:

「我都姓了一輩子‘錢’了,還會迷信這東西嗎?」

正因為錢鐘書能夠不為名所累、不為利所絆。

我們才能看到,那個年紀越大,越活得都如同孩子般純粹天真的的文壇宗師。

錢鐘書說:

「洗一個澡,看一朵花,吃一頓飯,假使你覺得快活,並非全因為澡洗得乾淨,花開得好,或者菜合你口味,主要因為你心上沒有掛礙。」

縱使世界千般好,慌亂的心看不到。

什麼榮華富貴,什麼錦衣玉食,其實都沒有一顆純粹的靈魂重要。

只有靈魂安定,花才香,畫才美,酒才醉人,情才動人。

《論語》中說:「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二十歲時天真幼稚,三十歲迷茫困惑,四十歲負重前行。

到了五十歲,走過一路風雨,嘗過酸甜苦辣,兒女長大了,自己也快退休了。

這是人生上半場的結束,也是新的起點,真正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你和我,誰也躲不開而立之年的迷茫困惑,也不得不背負起不惑之年的家庭責任,等到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紀,才終於明白人活一世,到底什麼最重要。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身體無痛,心情無憂,靈魂無恙。

路上時常有陰影,但抬頭總能看見光。我想做你的光,為你指引人生的方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