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不下去的時候,不妨看看這本女版《活著》:身處低谷,才更能看清人心

有這樣一位老人,年過八旬,本應已經安享天倫之樂,而她卻選擇花費兩年的時間,利用家務的間隙,在不足四平方大小的廚房里,寫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本書。

手寫的書稿重達8斤,而這里面記錄的是她母親從孩童到去世如同浮木般跌宕起伏的一生。

小說一經出版,市場反響便遠超預期,不僅一個月內實現加印,評分也一度高達9.0分。

這本書便是楊本芬奶奶的處女作——《秋園》。

為了讓自己母親秋園在世界上的痕跡不至于消失殆盡,她在書中完整的記述了母親的一生。

藥店老板女兒、軍官夫人、小學老師、貧農、舊官吏家屬,秋園的身份在變動不安的時代中不斷地轉換。

世間的酸甜苦辣似乎都已被她嘗遍,盡管命運在時代的浪潮下載浮載沉,但秋園依然在苦難中奮力求生。

美國心理學家弗蘭克曾說過:

「我們試圖忘記自己曾遭受的傷害,但忘記越多,我們失去的就越多。」

讀完《秋園》就如同以一個旁觀者的角色看完了這個人的一生。

而你也將會明白,那些熬過了命運苦難的人,皆是因為讀懂了這幾點。

世事無常,才是生命的日常

秋園出生在一個條件殷實的家庭,父親是一名德高望重的醫生,不僅醫術高明,為人也十分善良,在當地有著很好的口碑。

秋園的兩個哥哥都已經結婚,兩位嫂子相處十分融洽,秋園的父親待她們也如同親生女兒一般,有什麼好事都第一時間想到這兩位嫂嫂。

那天,藥房來了一位在市里做官的病人,送了父親兩張游園會的門票,父親便把票分給了秋園的兩位嫂嫂,讓她們去游玩放松一下。

可這一去,兩人就再也沒有回來。

游船沉了,船上沒有一個人幸存下來。

父親得知消息之后一病不起,總是責怪如果不是自己把門票給她倆,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沒多久,父親便撒手人寰。

父親去世后,家里的光景一日不如一日,秋園也被迫輟學,在熟人的撮合下,嫁給了在國民政府工作的仁受。

仁受工資不算高,但足夠兩人過好生活。

因為思念父親,仁受便決定帶著妻兒回到老家,可這次回家,卻把兩人的生活徹底的打入了困境。

仁受的堂弟對他的積蓄覬覦已久,不久便伙同別人設局將仁受最后的積蓄騙的干干凈凈。

但仁受是好面之人,想到自己每個月還能領到工資,且礙于親情便不再追究堂弟的責任。

可禍不單行,為了照顧患有眼疾的父親,仁受耽擱了復職的日期,被政府除名,再也領不到每個月定期發放的工資了。

至此,倆人的生活徹底失去了經濟來源。

以前從未出門工作過的秋園,只能出門尋工,很快便找到了一份鄉村教師的工作,而仁受因為平時為人和善,在別人的推薦下當上了鄉長。

在兩人的共同努力下,這個小家才沒有因此而受到重創。

《紅樓夢》中有一曲《恨無常》這樣唱道:「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

人們總是不自覺的趨向美好的東西,對于變幻莫測的事情往往敬而遠之。

可很少有人意識到,榮華與無常總是在相互轉換著。

正如楊絳所說:

「人間不會有單純的快樂,快樂總夾雜著煩惱和憂患。」

世事無常,才是生命的日常。

面對無常,我們沒有辦法避免,也沒有地方躲藏。最好的方法,只有保持樂觀,迎難而上。

身處低谷,才更能看清人心

1949年,人民開始當家做主,村里的生活越來越好,秋園一家不僅被分到了土地,還搬了新家,仁受也辭了工作,打算靠種地為生。

新的鄰居滿阿婆整天來秋園家串門,還經常對秋園念叨,自己到秋園家來做客,是看得起秋園家,一般人家她去都不去。

秋園每次都好心接待,可沒多久,滿阿婆便露出了她的真面目。

1953年進行土改復查,仁受因為曾經為國民政府工作過的原因,身份一下子從貧農變成了舊官吏,在那個時候這個身份是被眾人唾棄的。

但仁受雖為國民政府工作過,卻從沒做過壞事,相反,他還會經常無償的幫助當地的百姓。

很快仁受便被抓走關了起來,滿阿婆一看秋園家中少了頂梁柱,便開始肆意的欺負起了秋園一家。

每次秋園出門,滿阿婆就會指著秋園破口大罵,連秋園的孩子都不放過。

面對滿阿婆的咒罵,秋園選擇隱忍,不去與她計較,但這件事卻讓秋園徹底看清了自己的這位近鄰。

可沒多久,滿阿婆又來找茬,她以秋園一家「成分不好」為由,要求秋園拿出一擔谷用來修門。

秋園沒有辦法,只好去求助自己曾經的學生杏梅。

杏梅一家不但熱情而且十分慷慨,看到秋園落難,不僅給了秋園三十斤的大米,還ㄕㄚ雞燉魚用來招待秋園。

無論生活多麼艱難,從來都沒有哭過的秋園,這一次,卻淚如泉涌。

楊絳先生曾說:

「當你身處高位時,看到的都是浮華春夢,當你身處卑微,才有機會看到世態真相。」

有的人,在你聲名鵲起時阿諛奉承,卻在你低谷時,讓你雪上加霜。

有的人,看似默默無聞,卻在你低谷時,及時解你燃眉之急。

患難識人,泥濘識馬。

低谷雖然難熬,但它卻可以成為我們看清身邊人真面目的一面鏡子,誰是真朋友,誰是假朋友,熬過低谷,你自然會看清。

活著,才是對命運最有力的反抗

仁受回來沒多久,就遇到了饑荒,家里的大米早已見底,能喝上一碗米湯都成了一種奢侈。

為了讓秋園和孩子吃飽,仁受經常忍著饑餓喝水充饑,可沒多久,他的身體便出了毛病,加上長期的挨餓,沒多久仁受就去世了。

這對秋園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家里的頂梁柱徹底崩塌了,伴隨著同鄉人此起彼伏的嘲諷,家里的日子也變得越來越難熬。

秋園決定離開家鄉,帶著兩個小兒子去往湖北尋找差事,而這次湖北之行,也確實扭轉了秋園的生活狀態。

她不僅找到了合適的工作,還再次結了婚,生活逐漸穩定了下來。

可好景不長,從來不玩水的小兒子田四,在去往學校拿畢業證書的路上突然溺亡。

老年喪子,這讓支撐秋園的最后一根弦也崩斷了。

痛不欲生的秋園打算隨兒子而去,可在一切準備好之后,秋園卻放棄了。

自己喪子已經很悲痛了,如果自己也離開了,那麼剩下的幾個孩子沒了母親豈不是更可憐?想到這里,秋園放棄了輕生的念頭。

與其逃避著去ㄙˇ,不如活著與命運抗爭。

晚年的秋園回到了自己的家鄉,在院子里種了芙蓉,開辟了橘園,退休的大兒子陪伴在她的身旁,晚年的她快樂而充實。

卡夫卡在《變形記》中寫過這樣一句話:

「要好好地活著,用心地活著,等到有一天,上天把他欠我的全都還給我。」

命運就像一個任性的編劇,它或許對你不公,又或許對你有所偏愛,但不到最后一個章節,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當你感嘆命運坎坷時,不妨再堅持一下,因為,唯有勇敢活著,才是對命運最強有力的反擊。

嚴歌苓在《穗子》的自序中寫道:

「個人的歷史從來都不純粹是個人的,而國家和民族的歷史,從來都屬于個人。」

秋園的一生是上個世紀無數的普通人的縮影。

她經歷了新中國成立的各個時期,或許在歷史的長河中她沒有選擇的余地,但秋園卻始終把控了自己生命的主動權

幼年喪父,中年喪夫,老年喪子,這其中任何一個都足以擊垮一個普通人,但秋園卻依然從容的穿越這些苦難完整的過完了這一生。

當你接受了世事的無常,經歷了低谷看清了人性,卻依然努力活著,熱愛生活,那麼所有的苦難都將過去。

命運的洪流永不停歇,勇敢而堅強的人從不會懼怕驚濤駭浪。


用戶評論